济宁豆浆机价格联盟

怎样隐匿,才私有你!

睡不着厨房2021-01-11 06:27:35

   

 

   顾诗的朋友圈最近被一直青蛙刷了屏。看着那些恨不得自己也变成青蛙钻进手机屏幕的老母亲,她笑了笑,想起了曾经的自己。



   初中的时候,顾诗爱吃小区楼下那个李婆婆做的豆浆和油条。李婆婆六十多了,很喜欢小区里的孩子,一儿一女都在大城市里上班,她自己也不乐意去,说和邻里街坊呆惯了,不爱折腾。


   过了几年,到了高中,李婆婆身体不好,拗不过一对孩子,跟着去了北京。就这样,顾诗的早饭也跟着去了北京,正好也起不来,早饭就开始变得可有可无。



   在这样饥饿的惆怅中迎来了高二第一次模拟考。等成绩下来之后,她的脸色青红交加,青的来自于数学,红的自然是英语。看着那个单子好一会,顾诗开始思考自己身上是否流淌着英国人的血统,否则怎么可能数学还不及英语的零头。


   为了维护自己身为龙的传人的正统地位,她决定把买鸡腿的钱拿去买数学的天利三十八套。“我把我最爱的鸡腿都给你了,你一定要争气啊”,回家路上,顾诗对着这套卷子认真的说。



   很快,班级小考开始了。证明自己血统的时刻到了!交卷的时候,顾诗发誓,这绝对是她最认真的一次考试,毕竟事关尊严。但是很快,她的脸瞬间变得煞白,她突然想起,最后一道大题忘了最重要的一个步骤。课代表还在讲台上整理卷子,顾诗就这么看着,感觉快哭了。


   这个时候,张思杨看了看她,舌头顶了下腮帮子,去讲台和课代表说了些什么,最后拿了张卷子下来。看着她说,屁大点事。顾诗没反应过来,张思杨有点不耐烦,说,快点,最多两分钟。顾诗急忙拿过卷子添上了那个步骤。呐呐的和张思杨说了声谢谢。



   晚上回到家,顾诗躺在床上,辗转难眠,闭上眼睛,全都是那句屁大点事。于是,她开始认真思考张思杨这个人。文理分班之前他们就是同学,但是没什么交集。知道他是美术生,文化成绩却比她还好。


   这些,就是她对张思杨的全部了解。“好的!不管怎么样,你既然帮了我,我就会让你感受到我顾总的宠爱的”!睡觉前,顾诗以鸡腿的名义认真发了誓。



   第二天,顾诗破天荒的没有赖床,跑去小巷买了热腾腾的煎饼和现磨出来的,奶白色的豆浆。哦,两份。到班级的时候还很早,少有的几个同学也都在认真的预习。


   顾诗左右环视了一圈,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将早饭放进了张思杨的课桌里。吃了我的早饭,你就是我的人了啊。顾诗暗暗自咐。于是整个早自习,顾诗都心不在焉,时不时回头看看张思杨有没有变成她的人。


   在她恨不得插上小翅膀飞到张思杨面前撬开他的嘴,灌下早饭的时候,她发现,张思杨喝了一口她买的豆浆。什么叫人生的大起大落,顾诗觉得自己随着那口喝下的豆浆,终于活过来了。时间久了,她也越来越了解张思杨。爱喝豆浆,上课的时候偶尔会偷偷画画,英语不是很好,想事或者不耐烦的时候舌头会顶着腮帮子一下


   顾诗的好朋友看出了猫腻,怂恿她去表白。但是顾诗就是一个纸老虎,每天怂怂的送个早饭,能够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注视他,偶尔能打个招呼,已经是她勇气的极限了。闺蜜说,你这样不行,每天一小步,才能一大步,没有创新,是得不到突破的。顾诗深以为然,于是第二天她又早起了20分钟,将前一天提前泡好的红枣,绿豆和芝麻用豆浆机磨出了豆浆,装在了她用这个月鸡腿钱买来的保温杯里。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张思杨似乎也从来都不好奇每天早上送早饭的人是谁。两人渐渐培养出了一种默契,每天顾诗将豆浆放在他桌上,张思杨早上喝完,顾诗下了晚自习再怂怂带走。


   再后来,百日誓师,倒计时五十天,十天,班级的日历越来越薄。压力大的喘不过气的时候,顾诗会转头看看同样埋头苦学的张思杨。想想那句屁大点事,就能心甘情愿的再刷一套又一套题。


   六月的毕业混杂着飞舞的试卷和微微浮着泡沫带点苦涩的啤酒。盛大的狂欢和告别总是一起袭来,顾诗看着那个承载了她一年多希望的保温杯,眼里闪过一些挣扎。犹豫了几天,顾诗在微信里终于点开了那个每天看无数次,把朋友圈里的标点符号都当阅读理解来做的张思杨的对话框。


      “我把我的鸡腿都换成豆子,每天磨成豆浆给你好不好。发完这句话,顾诗在六月的天里狠狠蒙上了被子,装尸体。过了两个小时终于颤抖着打开了微信。只有一条新消息,上面写着,好啊,其实我早就知道是你。


   顾诗后来问,你当初为什么要帮我啊。张思杨在赶着完成一幅画,但是感受着她眼里的期待,还是思考了一下,认真回答道,因为你当时都快哭了,我又乐于助人,就顺便帮了。



何其有幸,正好是我,正好是你,能私有你。


你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

我一勺品尝

关注一下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