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豆浆机价格联盟

杂文--小店

寒音居士的小屋2018-06-22 07:41:46

我从6楼绕着楼梯爬上七楼,发现楼梯间的门不能打开,折回6楼找到另一条走廊里的电梯重新上了七楼,大门终于为我打开了。我以为接下来的故事会在这扇大门里,后来才发现,大门里的故事一直很精彩,只是基本上与我无关。倒是楼底的几个小店,来来往往的,换了一拨又一拨店员,几乎每一次,都参与见证着他们的故事,可能无意中这些故事也影响着我的命运。那个时候,还是2016年的夏天,虽然已经转眼快两年了。



我见到的豆浆店的第一个店员是个可爱的妹子,跟我同岁。每天早上6点起床然后赶到豆浆店,开始磨豆浆。看她的身材特别娇小,典型的川妹子形象,完全想不到她干活的时候比男人还利落。拎着一大袋黄豆清洗干净,然后倒进豆浆机里,打磨好后,再把一桶豆浆机的豆浆倒出来过滤,重复几遍后,倒入售卖豆浆的大桶里,最后就是勺子舀出按杯售卖了。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像小时候看吴京的电视剧《太极宗师》里,男主角吴京站在长城上打太极拳的样子,大气悦目。站在对面看她做些流程,偶尔也会听到她有些抱怨:冬天太冷,洗豆子磨豆浆,手都冻坏了,很累,有时候会特别想休息,想要换个工作。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每天早上在她那里买一杯豆浆,中午晚上吃完饭和Zoe一起过去,陪她说说话。豆花妹见到我们的时候总是很开心,会讲最近发生的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我的川话虽然不太灵光,也会陪着她一起嬉笑怒骂,我们走之前,她会把剩下的豆浆或者奶茶送给我们。Zoe笑说,不能总拿豆花妹的东西,她每天要看营业额的。豆花妹倒是自在,送了就是送了,只是偶尔要求刷卡或者让我帮她写写广告牌。



圣诞节到来前,豆花妹还是走了,换成了豆浆弟弟。豆花妹走之前把我们介绍给了豆浆弟弟,后来才知道他比我还大,只是看起来特别小,所以一直习惯了这么叫。豆浆弟弟只是临时来接个班,刚到店里的时候他还有点害羞,打过几次招呼,熟悉之后就完全放开了,其实是个非常活泼好动自在洒脱的人,大气程度比豆花妹有过之无不及。最夸张的一次,我告诉他我们晚上加班,他特意做了六七碗豆花,放了满满的葡萄、果酱、榛子、花生之类的,我跟同事下去端了两盘上楼,问他怎么算钱,他大手一挥:拿去吃,不要钱,不能浪费!当天晚上加班的还有我后面的老大们,可能他们都以为我跟楼下的豆浆弟弟有什么深厚交往吧,尤其是我的师傅,后来嫉妒到质壁分离。圣诞节的时候,豆浆店有活动,每个人中午都可以在豆浆店免费领取一份小礼物,我们中午吃饭比其他公司稍晚,豆浆弟弟特意留了几个,等我们吃完饭路过他那里的时候,再送给我们。当时喜滋滋地和Zoe拿着小礼物上楼,进了办公室坐下,被同事看到了,感叹为什么他们没有,结果被身后的师傅听到了,转过身气呼呼的说:又是豆浆弟弟送的吧?上次也是豆浆弟弟送的吧!那神情和语气,真是大快人心,毕竟平时都是我看他们的代码看得一阵羡慕和头晕,这回也让你们羡慕一下。

豆浆弟弟终于也走了,临时换班的阿姨挺温和,但是不太说话,偶尔帮她修修收银的电脑,某个午后,终于,豆浆店空了。

跟前面这个热热闹闹最后终于散场的豆浆店相比,豆浆店后面的零售店就稍显冷清和平静了。六月份我重新回到成都时,零售店的店员是个文静的小哥,除了收银和补货,每天就是玩游戏和网络聊天。买过几次零食后,混了个脸熟,得知他要换工作了,当时还鼓励他要加油找个好工作。后来我外派四个月再回来时,发现这个收银小哥还在这里。真是稀奇了,特别好奇他的想法。可惜他的想法我没问出来,他倒是对我的工作特别感兴趣了。得知我是程序员的时候,非常惊讶,就像发现了稀有物种一样,各种新奇的问题一有机会就问。看他好像对程序员很好奇,也正在考虑换工作,就教了他怎么做网页。我买完零食上楼没多久,他就发了两张图片过来,是我刚刚教给他的两句代码,速成法效率很高啊。过了几天他又来问了后端的东西,打算学java,一直到我离职以后,还会偶尔来问问一些小问题。听说他现在在一边学一边找新工作中,祝福吧。

我离开那栋大楼前,楼下的豆浆店已经改成了一群年轻人的创业奶茶店,零售店也换了新的收银员。大楼里还是如常,来来往往的,曾经谈笑风生的那几位小友也再未见过。希望大家一切均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