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豆浆机价格联盟

微小说:面馆

寻墨文刊2018-06-22 05:35:46


文化 | 国学 | 艺术 | 哲理 | 养生 | 视觉 | 美文 | 杂谈

文化提升品位,阅读改变生活

文章源于网络,无从查证,原创作者可联系删除

小城老街有一家面馆,叫“新街面馆”,因为起名字的时候,老街还是新街。


好多年以前,连新街都还没有,一对姓吴的父子流浪到这里。天下着大雪,爷儿俩饿得两眼发花,倒在路边。一个女人端了一碗面出来,救了他们。女人是个寡妇,靠家里一台石磨给人磨面粉,艰难度日。


爷儿俩留了下来,新组建的三口之家有了生气,日子也越过越好。上世纪八十年代,他们开了家面馆,生意还不错。大家都说店主实在,面下得多,量大管饱。


新街建成,面馆有了名字。后来两位老人相继过世,面馆传到儿子手里,街坊都叫他老吴。老吴的儿子小吴看不上面馆的生意,一心想挣大钱。


小吴去了大城市,本以为遍地黄金可以轻松赚钱,碰过几次壁后又不肯吃苦耐劳,开始投机取巧,坑蒙拐骗。一年多没跟家里联系的他,突然打电话回家,人已在监狱里。老吴气病了,面馆关门歇业。


一年后,小吴出狱回家。老吴带着他去收拾面馆,说要重新开张,让小吴当老板。小吴心里还是不情愿,只是怕伤父母的心,才勉强敷衍。面馆重开后,不知为什么,生意没有以前好了。小吴认为,自家面馆迟早会被老街上新开的各种时髦餐饮店挤掉,最终归宿只能是关门,不如加速这一天的到来,好做别的生意。于是,他就在每次抓面的时候,故意把面的分量多给一些,添加的肉菜配料也堆了起来。本来一筐面可以下出六十碗面条,现在只能下四十碗了,再加上多添的其他东西,一碗面才卖几个钱,最后肯定折本啊。


小吴只等关门大吉,没想到半年过去,面馆的收入竟有提高。老顾客留下了,还总有新顾客,甚至一些住在新城区的居民,也不嫌路远,慕名到老街来寻这家面馆。顾客们都说,这是有年头的老店了,好吃又实惠。


小吴跟赋闲在家的父亲说起这事,老吴叹道:世事就是如此,以巧聚财难见成功,厚道舍得才有回报。这面馆你可以不做下去,但要牢记这一点。”


第二年春天,面馆装修一新,大门上一副对联,是小吴自己想的:“人生似面,舍得才会条条顺畅;岁月如汤,厚道方能口口弥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