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豆浆机价格联盟

净水兽

之乎锗也2021-01-10 15:09:09



我们学校的游泳馆建在最偏僻的西北角。那里本是一片荒地,杂草横七竖八,不知名物种在里面蹦蹦跳跳。在泳池建成的前一天,那块地传来轰隆一声巨响,教室玻璃被震碎了一地。我起初以为那是蓝翔挖掘机工作的声音,后来知道那是净水兽。

奇怪的名字,不是吗?其实我并不知道它叫什么,我问它名字的时候,它毫不知情,只知道自己是被用来净水的。它说的是“被用来”,语气平常,就像一个扫把通了灵。可扫把是死的,一个活物如此正常地接受自己“被动”的命运,显得有些不太正常。我问它净水兽这个名字如何,它毫无意见。

兽字使我想起我的童年。小学的时候,我根据观察与归纳,总结出了《神奇宝贝》与《数码宝贝》的不同之处在于一个“兽”字。皮卡丘叫皮卡丘,不叫皮卡丘兽,反之,亚古兽、狮子兽、仙人掌兽等等,都以兽字结尾。这条规律的发现使我纵身跃上人类观察学家的精神高度。我向世人宣告了这一重大发现,却被一个小伙伴无情道破:“钢铁加鲁鲁没有兽啊”。我无言以对,扯开话题,好在对方也不追问,此事便不了了之。现在想来,这或许是我在科研道路上无法靠近人类知识边缘的根本原因。

 

 

游泳馆建成后,因为距离宿舍太远,所以很少有人去。白天偶有几道水花,晚上铁门挂锁后便阒寂如闹鬼。那天应当是晚上九点多,我按照惯例跑步路过那儿,听见泳池里的水花比起往常欢快不少。借着月光,我看到泳池中有一个逆时针转的漩涡。当时我的脑中生成了北半球地转偏向力示意图,结合西安地理位置、当日风向、泳池体积等各项修正因素,立即推:逆时针是有问题的。

但一切存在皆合理,自然的逆时针漩涡不可能产生,那么唯一的结果便是泳池内存在一个非自然的力。此现象共有两种可能,一是池里装有逆时针旋转的大型九阳豆浆机,二是有鬼。

于是我就看到了净水兽,它从水里跃出,坐在了池子边上,只留一根大尾巴继续搅动着水池。它将皮毛上的水抖落,望着我说:你好。

 

 

我看的最近一部出现泳池的电影应当是《烟花》,里头有标准的少男少女、标准的聒噪蝉鸣、标准的发梢滴落的水珠里折射阳光。

但我在的泳池,听得是叫不上名字的古怪虫叫,头顶是水淋淋的白月亮,身旁是毛发被水打湿、身形魁梧、面目狰狞的大怪兽。

于是我就想,我看的不是《烟花》,应当是《水形物语》才对。姑且把那个研究用的池子也看做泳池,于是画风阴暗、怪物当道,与我类似。

这样一来,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就会小一些。

 

 

净水兽说它的主要工作就是净水。白天怕吓着人,一般都呆在办公室里,到了晚上,铁门上锁之后它才会现身。它的皮毛会分泌特殊的化学物,在泳池里游几圈就能净水。这是份简单的工作,但干好不容易。碍于自己怪物的身份,净水兽只能办公室和泳池两点一线,但它并不觉得自由受到了限制。我是他来到学校后见到的第二位人类,第一位是安排它工作的泳池管理员。

净水兽和我聊了它的家庭、工作、生活、梦想,以及很多很多。临走之前它还告诉我,我回宿舍的路上会碰见一个让我心动的女生,但千万不要搭讪,否则会后悔。我将信将疑,毕竟一个第一次见面就将自己和盘托出的人,或者兽,让人很难确认它抱有何种居心。

 

 

我回去的路上,果然看到一个半边身子被树影遮住的姑娘。她戴着耳机,眼神落寞。她与我相向而行,她与我的距离除以我们的速度和就是我们相遇的时间。这条路没有别人,这段时间足够我幻想。她耳机里的歌必定被我点过红心,她的落寞应当无所适从,她可能缺个跑友,跑步的朋友。

但我的视线漫天漂浮着触目惊心的警示标志,是无数个智子的二维展开。它们告诉我,净水兽说的都是真的,你要相信它。

“人们不敢说话也不敢停下脚步,因为心动常常带来危险”

——《山阴路的夏天》

 

 

 

九月到来之后,热气一天一天消退。游泳的人越来越少,泳池愈发冷清。

一个下午,我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净水兽了,推断这天气也不会有外人,便去了一趟。

我没有见到净水兽,整个泳池就我一人。池上的风刮得格外狠,把杂草、塑料袋、废纸吹得漫天飘。远处的山被乌云笼罩了半边,另一半昏昏欲睡地挺立着。我费力地顶着水阻和风阻来回游,一旦停下就凉意透骨。

那天的泳池是我见过最干净的,可能是因为净水兽,也可能是因为游泳的人太少,已经不需要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