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豆浆机价格联盟

「致癌」漩涡中的槟榔

迈德瑞国际健康之家2021-01-10 15:54:01

「它是有心瘾的。你老想这个东西,只要有槟榔到嘴里,就有种满足感。」


湘潭火车站附近的散装槟榔小门店

店内并无关于槟榔安全性的任何提示

新京报记者王婧祎  摄


4 月 14 日,湘雅医院官网发文称,「在口腔颌面外科 46 病室,现 50 位住院患者有 45 人患口腔癌,其中 44 人有长期、大量咀嚼槟榔病史。」


这则消息又一次将槟榔推向了风口浪尖,引发公众对槟榔安全性的质疑。


实际上,关于槟榔与口腔健康的争议一直存在,2003 年,世界卫生组织将槟榔列为一级致癌物。2017 年,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了「致癌物」完整清单,槟榔果亦被列为一类致癌物。


相关报告显示,湖南省口腔癌的发病率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近 12 年来,长沙市 5 家医院的口腔癌病人迅速增加。去年 12 月,湖南省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发布的湖南省肿瘤登记的最新数据中,男性口腔癌发病首次进入了湖南省全部癌症发病比例的前十。


近年来,湖南已成为中国大陆最大的槟榔加工、消费基地,槟榔企业成为地方税收的重要来源。


有专家建议,应将槟榔像香烟一样管理,高课税,限制购买人群,不能做广告。更有建议称,为了民众健康的考虑,应直接取缔槟榔产业。


也有观点认为,槟榔产业关乎地方经济和就业,且槟榔「致癌说」存疑,不能在槟榔和口腔癌之间建立直接的因果关系。


记者了解到,安全性存疑且具有成瘾性的槟榔,其「食品」定位尚不明确,国家卫计委始终未同意制定槟榔的食品安全地方标准。


湖南省卫计委表示,将加快推动槟榔安全性评估立项,并根据专家建议,将槟榔归入嗜好品进行管理。


争议之下,槟榔产业依然在扩张,食用槟榔的人群已经从湖南向全国扩散。




口腔癌患者

湖南省肿瘤登记的最新数据显示,在男性发病前 10 位中,口腔癌位列第七。


31 岁的长沙人王昊从事电话客服工作,最常做的就是和人讲话,可自从今年春节时发现牙龈上长了个肿块,说话就变成了一件愈发困难的事。


最初是一个小包,长在右侧下牙龈,一碰就疼,小包很快越长越大,不碰也疼,说话和吃饭都受到影响的王昊来到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口腔科,检查结果不啻于晴天霹雳——口腔癌。


这是一种恶性肿瘤,需要手术切除。面对记者,他从牙缝里勉强挤出一句话,「我是疼怕了,你试着每天疼得睡不着觉,吃不了东西,就想快点做手术了。」


住在王昊隔壁病房的湖南娄底人敬思军,49 岁,已经是第二次住院了。


去年 3 月 23 日,敬思军因口腔癌在湘雅二院第一次接受手术,切除了部分软腭和三分之二的舌头,在脖子右侧留下了一道长而醒目的疤痕。


敬思军的妻子贺常红说:「(他)只能吃流食,我就用豆浆机,把饭、蔬菜、肉类搅拌成糊浆」,得病后,身高 1 米 64 的敬思军暴瘦至 84 斤。


在湘雅二院病房,贺常红正在照顾患有口腔癌的丈夫敬思军

敬思军刚刚接受了第二次手术

新京报记者王婧祎  摄


因为术后舌头功能受限,敬思军吃饭喝水经常被呛到,说话也含糊不清。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咳痰,「每次吃东西进去,痰就堵出来」,只好成包地买回大棉签,伸到嘴里把痰挑出来。


虽然生活毫无品质可言,可一家人觉得,只要保住一条命,别的都能忍,没想到,一年后,肿瘤在口腔左侧又复发了。


二次手术后,敬思军的气管被切开,躺在病床上的他不能移动,不能说话,胃管从鼻子中插入,将营养液缓缓输送至他虚弱的身体里。


在湘雅二院口腔颌面外科的病房里,还住着数十位像王昊、敬思军一样的口腔癌病人。


《中国牙科研究杂志》于 2017 年刊登的一篇《预测槟榔在中国诱发口腔癌人数及产生的医疗负担》论文,采集了长沙市包括湘雅医院、湘雅二院、湖南省肿瘤医院在内的五家大型综合性医院和肿瘤专科医院的口腔癌患者数据,文章显示,在过去 12 年里,长沙市 5 家医院的口腔癌病例呈现迅速增长的趋势。从 2005 年的 305 例,增长到 2016 年的 2108 例,总数已达 11882 例。


论文作者之一,美国伊利诺伊州立大学牙医学院教授陶霖说,如果算上因经济原因放弃就医或选择保守治疗的人群,以及在基层医院就医或因等不到床位而去其他省份就医的人群,这个数字还会更高。


多家媒体将口腔癌称为湖南省的「特色肿瘤」。去年 12 月 26 日,湖南省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首次发布了湖南省肿瘤登记的最新数据,其中,在男性发病前 10 位中,口腔癌位列第七,这是口腔癌首次进入湖南省全部癌症发病比例的前十。


湖南省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副主任廖先珍介绍,湖南省肿瘤发病顺位中,口腔癌发病率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尤其是城市地区发病率高于农村,这很有可能与湖南本地饮食习惯有关。




「因果关系」

「吃槟榔的人多了,得 OSF 的人自然就会多,而 OSF 病人癌变率远远高于正常人群」。


记者采访发现,这些湖南口腔癌病人中的大多数,都有一个共同的习惯,嚼槟榔。


王昊从初中开始接触槟榔,上班后,每天能吃到三四包,湖南的袋装槟榔一包十几片,这些槟榔能让他从早嚼到晚。这次恶性肿瘤,正是长在了他咀嚼惯用的右侧牙龈上。


小卖部里的袋装槟榔

新京报记者王婧祎  摄


敬思军的嚼槟榔史更长,贺常红说,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娄底刚有槟榔卖的时候,丈夫就开始吃了,最多的时候每天能吃四五包。


湘雅二院口腔颌面外科主任吴汉江介绍,目前湘雅二院收治的口腔癌患者中,80% 左右伴发吃槟榔的习惯。


湘雅医院的比例则更高。


据湘雅医院官网,4 月 13-14 日,中华口腔医学会等专家团队前往湘雅医院口腔科调研,「初略统计,口腔外科 46 病室现 50 位住院患者有 45 人患口腔癌,其中 44 人有长期、大量咀嚼槟榔病史,这个比例非常惊人,肿瘤防控的形势非常严峻。」


湖南省口腔医学会会长、中南大学口腔癌前病变研究所所长翦新春,2014 年在《国际口腔医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槟榔致癌物质与口腔癌》中写到,「咀嚼槟榔可引起口腔黏膜下纤维化(以下简称 OSF),OSF 是一种癌前病变,经过长期的慢性病理过程可恶变为口腔癌。」


论文中提及,咀嚼槟榔之所以能导致口腔癌,因为槟榔中的多种活性成分和代谢产物有细胞毒性、遗传毒性甚至直接致癌性,这些物质包括槟榔生物碱、槟榔鞣质、槟榔特异性亚硝胺和活性氧等。


实际上,早在 2003 年,世界卫生组织就把槟榔认定为一级致癌物。


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张筱林教授的研究显示,我国咀嚼槟榔的人群中,OSF 患病率约为 0.9%-4.7%,最多见于 30-39 岁年龄组,其次是 40-49 岁组。也有研究表明目前 OSF 患病人群有年轻化趋势。


不过,亦有不少观点认为,槟榔和口腔癌之间并不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会长杨勋提供了一份湖南省槟榔协会《关于对「槟榔致癌」的不同意见及情况说明》,其中写到,当初世界卫生组织认定槟榔为一级致癌物的报告是以南亚、东南亚及我国台湾地区的情况为基础做出的调查统计或结论,并未在湖南采样,以这个报告来说湖南槟榔也致癌是站不住脚的。


杨勋解释,湖南人吃槟榔的方法与世界上有嚼食槟榔习惯的其他地区不同,东南亚一带是鲜食槟榔,裹上荖叶和贝壳粉一起吃,印度是把槟榔碾碎,裹上烟丝,蘸上香精香料一起吃。而湖南槟榔是将槟榔鲜果烘干,经切片、去核、点卤等工序,食用部位是槟榔干果的纤维外壳。


杨勋认为,湖南槟榔既不加荖叶,也不加烟丝,加工过程中的食品添加剂均符合国家标准所允许的范围。因此尽管中国大陆吃槟榔人群中 OSF 比例较高,但由 OSF 进一步转化成口腔癌的比例却并不高,只是 1.2%-2.6%,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癌症与湖南槟榔没有直接的因果联系。


湘潭口腔医院主任医师唐杰清支持杨勋的观点。他猜测是不是湖南槟榔在加工过程中,把某些因子甚至是致癌因子给破坏掉了。


唐杰清还表示,是否会得 OSF 甚至患上口腔癌,与个体敏感度有关,有人嚼了很久也没得 OSF,而有人嚼的时间并不长就得了。


虽然不是所有嚼槟榔的人都会得 OSF,也不是所有得了 OSF 的人都会患口腔癌,但「吃槟榔的人多了,得 OSF 的人自然就会多,而 OSF 病人癌变率远远高于正常人群」,湘雅二院口腔颌面外科主治医师贺智晶说,「要让这部分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程度」。




离不开的槟榔

「它是有心瘾的。你老想这个东西,只要有槟榔到嘴里,就有种满足感。」


最近几年,王昊发现了自己的一些变化,作为土生土长的长沙人,他以前最喜欢吃辣,「怎么口味重怎么来」,但随着嚼食槟榔日久,他一吃辣椒,嘴里就火辣辣的疼,「好几年没吃过辣椒了」。


湘雅二院口腔颌面外科主治医师贺智晶说,OSF 病人对疼痛和辣椒更敏感,因为他们的口腔中不单是黏膜纤维化,还存在一些上皮病变,局部炎症,刺激神经末梢让神经更加敏感。


吃不了辣,吃不了凉,嘴巴张不开,话说多了疼,黏膜出血……随着异常症状越来越多,王昊怀疑到了槟榔头上,想着把槟榔戒了,可「不吃心里就很难受」,戒了几次都戒不掉。「看到别人吃就会想吃,就会去买」。


长沙人程昱(化名)也曾是个槟榔重度成瘾者,他向剥洋葱描述了自己上瘾后的感觉,「如果不吃槟榔就觉得六神无主,它是有心瘾的。你老想这个东西,只要有槟榔到嘴里,就有种满足感,但只要你吃一粒下去就会有不断吃的欲望,就靠你自己的控制力是很难解决这个问题的。」


程昱有 20 年的嚼槟榔史,多的时候一天能吃 6-8 包,一天光是买槟榔就要花掉 200 块钱,吃到后来「牙齿完全松了」还停不下来。


贵州医科大学医学心理学教研室严万森教授告诉剥洋葱,槟榔是世界上继烟草、酒精、含咖啡因饮料之后最常见的第四类精神活性类物质,在嚼食槟榔人群中,槟榔成瘾的发生率高达 50%。


湘潭市疾控中心曾开展过一次湖南省城乡居民咀嚼槟榔情况的流行病学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湖南省居民咀嚼槟榔率为 38.40%,其中城区为 42.65%,乡村为 34.12%。


湘潭则更高。湘潭人槟榔咀嚼率为 58.81%,其中男性槟榔咀嚼率为 62.45%。


在湘潭,嚼食槟榔历史悠久。《湘潭县志》记载,清乾隆年间,湘潭大疫,百姓多患鼓胀病。县令白景谙医理,将槟榔分给患者嚼食,病疫消失。自此,湘潭人嚼槟榔逐渐成为习惯。


湘潭市民胡一鸣(化名)说,在湖南,尤其是湘潭地区,嚼槟榔的气氛很浓厚,大家凑在一起,「有那个氛围在,你搞得太另类也不行啊」。


他觉得嚼槟榔在社交功能上有点像抽烟,但和抽烟又有区别,因为现在「吸烟有害健康」的宣传深入人心,「你不抽烟的话,别人会觉得正常,但你不嚼槟榔的话,别人会觉得你不合群。」


胡一鸣介绍,湘潭地区婚丧嫁娶都离不开槟榔,谁家办事,门口两个盘子,一个盘子上是零散的烟,另一个盘子上是散装的槟榔,任宾客自取。婚事回礼是一包烟、一个小红包、还有一包槟榔,丧事回礼是一包烟、一条毛巾、一包槟榔。


长沙市委党校法律教研部主任伍贤华认为,铺天盖地的槟榔广告也是诱导大众食用槟榔的一个重要原因。槟榔广告让人觉得「我们身边有这么美好的东西,如果你不去享受,那简直是浪费生命!」


记者注意到,在湖南,槟榔广告的确十分常见,地铁站,公交站、楼宇电梯,比比皆是。长沙开往北京的高铁上,通往张家界的高速公路上,都有一些槟榔品牌的广告。


街边的槟榔店

新京报记者王婧祎  摄 


在一些槟榔品牌的包装袋上,印上了「耐嚼不伤口」、「不烧口、劲道足」、「不惧挑战、天生有范」一类的广告语。湘雅医院一位口腔癌病人的家属说,一些品牌槟榔的广告给人的感觉十分时尚,「好像你不吃就落伍了似的」。


某槟榔厂家还冠名了两届湖南卫视春晚和元宵喜乐会。更有槟榔品牌邀请了一些娱乐、体育明星来代言。


在长沙,几乎所有的烟酒店、小超市、便利店,门口醒目位置都有一个槟榔货架,摆放着各品牌、各式口味的槟榔。街头不时会见到口嚼槟榔,身上散发着槟榔特有甜味的中年男人。




尴尬的身份

「食用槟榔目前在我国的安全性和食品的定位尚不明确,要求湖南暂停修订与食用槟榔有关的一切食品安全标准。」


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会长杨勋眼下的「头等大事」,是为湖南槟榔争取一个明确的「食品」身份。如果能够制定槟榔的食品安全地方标准,就意味着槟榔能获取一个明确的「食品」身份,更有利于槟榔向湖南以外地区的销售。


杨勋说,以前槟榔生产是按照 2004 年湖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发布的《湖南省地方标准食用槟榔》,后来《食品安全法》出台以后,槟榔标准的管理工作交由卫生部门负责,标准也应重新制定为食品安全地方标准。


自 2009 开始,湖南卫生主管部门一直希望制定槟榔的食品安全地方标准,但在专家论证和国家卫计委层面屡屡受挫。


2015 年 5 月 20 日,国家卫计委给湖南省卫计委的书面答复称:「2003 年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将槟榔列为一级致癌物。《食品安全地方标准管理办法》第五条规定,制定食品安全地方标准应当以保证公众身体健康为宗旨,以食品安全风险评估结果为依据,充分考虑地方食品特点和饮食习惯。鉴于国际权威医学机构业已定论,请你省依法、审慎决策。」


2016 年底,国家食品安全评估中心告知湖南省卫计委,「食用槟榔目前在我国的安全性和食品的定位尚不明确,要求湖南暂停修订与食用槟榔有关的一切食品安全标准。」


2017 年 11 月 15 日,湖南省卫计委在答复一位人大代表的建议案时称:「槟榔的食品定位和安全性尚不明确。按照《食品安全法》的规定,食品应具备无毒、无害,符合应当有的营养要求,对人体健康不造成任何急性,亚急性或慢性危害的基本条件。国家目前是将槟榔定位为药品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进行管理,没有把槟榔列入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的物品目录。」


安全性的争议、身份的尴尬、标准的缺失,似乎并未影响到湖南槟榔产业的发展壮大。目前,湖南已成中国大陆最大的槟榔加工、消费基地。


据《光明日报》报道,湖南的槟榔产业总产值已超过 300 亿元,约占全国槟榔总产值的四分之三。而 2017 年 8 月出台的《湘潭县人民政府关于支持槟榔产业发展的意见》则称,要打造中国槟榔文化名城,做大做强槟榔产业,确保槟榔产业销售收入三年后实现 300 亿元,五年后实现 500 亿元的目标。


杨勋介绍,近 20 年,湖南省槟榔产业不断扩大,目前已有 30 万产业工人,形成了包括加工、物流、仓储、营销等环节的全产业链。产品市场也在不断扩大,「吃我们湖南槟榔的,我国除了台湾地区以外,其他地方都有了」。


不断扩大的槟榔产业给地方政府带来了不菲的税收。杨勋说,湘潭、益阳等地,槟榔企业都是重要的税收大户。


但也有研究表明,槟榔产业的经济贡献会被其造成的医疗负担所抵消。


一篇名为《预测槟榔在中国诱发口腔癌人数及产生的医疗负担》的论文提及,按照目前的趋势,到 2030 年,槟榔相关口腔癌病例在湖南可能累计超过 30 万,在全国保守估计可能超过 100 万,槟榔相关口腔癌在全国造成的医疗负担,以每例医疗费人民币 20 万元保守估计,累计可能超过 2000 亿元人民币,足以抵消其对社会的经济贡献。




建议与声音

湖南省卫计委建议,加快推动槟榔安全性评估立项,同时根据专家建议,将槟榔归入嗜好品进行管理。


争议之下,槟榔企业开始有所改变。湘潭一家大型槟榔企业的高管说,长期嚼食槟榔,确实对磨损牙齿、磨损口腔内壁有一些影响,添加的卤水碱度过高的话,也会对口腔有影响,因此他们致力于把槟榔做得软一点,把碱度降到适宜的程度。


槟榔协会也在行动。杨勋说,他们建议槟榔企业在槟榔外包装上印上「过量嚼食槟榔,有害口腔健康」,但他承认,这个建议并无强制性。


记者注意到,长沙市面上所售的大部分袋装槟榔,包装袋上的确都印上了该字样。而湘潭市的家庭作坊售卖的散装槟榔,并无提醒字样。而在一些槟榔品牌的门店里,更多张贴着「小槟榔,功效大」的宣传板,提示槟榔有驱虫、消肿等功效,并未看到有对损害口腔健康的提醒。


杨勋说,他们还建议不要销售槟榔给未成年人。但记者走访了多家槟榔店铺,店主均表示并未收到过此类通知。


据媒体报道,印度 29 个邦 6 个联邦属地中,有 24 个邦和 3 个联邦属地已立法禁止销售槟榔。从 2013 年 11 月开始,巴布亚新几内亚禁止销售和食用槟榔。我国厦门市政府 1996 年 9 月出台了世界上最严厉的槟榔禁令。1997 年,台湾地区将每年 12 月 3 日定为「槟榔防治日」,大力宣传其危害,号召民众不要再嚼槟榔。


美国伊利诺伊州立大学牙医学院教授陶霖认为,取缔槟榔是有先例可循的。但考虑到地方的经济和就业,可以将槟榔像香烟一样由政府统一管理,限定使用者年龄,如未成年人和孕妇禁止食用,食用者也要适量。「政府通过高课税,没有失去税收,槟榔厂商和大批从业者也可以生存。」


5 月 3 日,湖南省卫计委综合监督处回复剥洋葱称,建议由省政府牵头协调相关部门尽快启动对槟榔的安全性研究评估立项;加快企业升级技术改造,探索降低食用槟榔对人体组织的物理性与化学性损伤的方法与措施,减少食用槟榔有害致病因素。


湖南省卫计委认为,在槟榔的安全性评估没有得到国家权威部门认可,食品定位尚不明确的情况下,食用槟榔还不能进入食品安全标准体系进行管理。在充分考虑行业现状的前提下,建议一方面加快推动槟榔安全性评估立项;另一方面由槟榔行业协会推动制定食用槟榔的行业标准。同时根据专家建议,将槟榔归入嗜好品进行管理。


终日护理着病床上的丈夫,贺常红感到身心俱疲。

声明:

本文来源:新京报公号「剥洋葱people」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仅作观点分享,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任何依照本文的全部或部分内容而做出的行为,由此而造成的后果,由行为人自行承担责任。如果您需要专业的医疗服务或医疗咨询意见,应向具有相关资格的专业人士及机构寻求专业医疗帮助。

我们为您提供:

为什么要出国看病?

为什么要到海外体检?

为什么要做国际远程咨询?

海外试管孕育的优势

为什么要出国康复疗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