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豆浆机价格联盟

时光里的辉县,吴村的青春(之物件)

大美吴村2021-01-09 13:07:06





来源:林静的国



时光里的辉县,吴村的青春
之五:物件
靠近县城的农村发展成了新社区,而那些散落在山河间的小村庄,却依然在熬着孤独的春秋。


父母头上银发渐多,那些承载我们儿时记忆的物件,也逐渐被淹没在茫茫时光中。


直到最后,心中情思,无以寄托……

这是我自己收藏的几副鞋样,曾经的岁月里,孤独的油灯下、开花的梧桐下,还有树影凌乱的窗前,母亲用一针一线,缝制着我们成长的足迹。
还记得吗?

夏日的午后,我们睡意朦胧,正迷糊着眼,听见村头有人喊:“修裁缝机嘞,2块钱修好!”

那时候,缝纫机是母亲的嫁妆。

村里还没有麻将桌,一台缝纫机就是妈妈们爱不释手的物件。

家里穷,衣服破了全靠它。
这是我接触最早的“家用电器”,拧开后盖儿,装上两三节5号“中华牌”电池。

逢着夜晚,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牵着母亲的衣角,去二姨或小姑家串门儿;或者,拿着它去掏鸟窝、捉“肉蛋”;再或者,拿着它去照星星……
我快30岁了,虽然搬了几次新房子,但堂前依然放着父亲结婚时的座钟。

当它没劲儿了,拿出钟钥匙,顺时针拧几下,就又可以欢实地走了。

小时候很怕它,夜里一个人的房间,它的“当、当”让我胡思乱想;雪天早上7点钟,它的“当、当”催我去学堂……
小时候,如果谁家有一台黑白电视机,就会成为全村人的“福利”。

特别是夏日的晚上,主人慷慨地把电视机搬到院儿里,那跳动的画面,承受着四五十位男女老少的“注目礼”。

看什么呢?《甘十九妹》、《精武门》、《塞外奇侠》、《鹤啸九天》、《新白娘子传奇》,当然还有《狮子王》和《蓝精灵》……
您听说过“洋油”吗?是的,在小时候供销社的大油桶里装着。


曾经,农村的电很不“于常”,蜡烛又贵,咋办?点洋油灯啊。


哥哥姐姐们还提着它去上早自习或晚自习,爷爷提着它去喂牛……

记忆中,最好的风箱地锅在奶奶家。

“风箱”嘛,就是现在的“鼓风机”,一般情况下,只有在过年过节,或者一家子去奶奶家相聚时,才用得着风箱。

燃烧的柴火灰下,可以烧红薯吃的,那味道,是一支《舌尖上的盘上》。
小时候可吃的东西不多,但只要能吃的,都很“真在”,自己做,自家吃。

以前,几乎家家户户都种黄豆,现在嘛,满地里都是玉米、小麦,想吃豆腐了,工厂里的送到家门口。

但是,机器生产出的豆腐,已经没了石磨的清凉味儿。

当然,村头也没了梦里的“豆腐西施”……
《吃水不忘挖井人》,小学语文课本里的一篇文,大家还记得吗?

以前村里没有自来水,为了不用排长队,母亲常常“起五更”挑着扁担过来捞水,有一次,母亲不小心把桶给掉井里了,哭着回到家,稀里哗啦的。

现水井已封,院里水龙头里的水没了那股子清凉,多了些陌生的铁锈味儿……
《宰相刘罗锅》中唱道:“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

那时,似乎家家户户都有杆秤,交公粮了,秤一下;换棉花了,秤一下;就是从街上买了几斤苹果,回到家也要秤一下,看足不足秤;

那时物资匮乏,人“抠门儿”,却很少听母亲说,谁家秤高了,谁家秤低了……
这是,簸箕。

每年丰收季节,村里人用这个来过滤粮食里的尘土。

但是,你要是没两把刷子,还真玩不转,我就经常把粮食给撒出去。
小时候,放学回家的路上,云淡风轻,夕阳正浓。

突然,“嘭”的一声,惊飞了一树的“马野雀”,自己的小心脏也扑通扑通的,赶紧自言自语几句,“魂儿来啦,魂儿来啦”,然后蹦蹦跳跳地跑回家,知道又有“好东西”吃了。

现在嘛?电影院里的爆米花,不谈也罢……
这种独轮车,吴村人叫“小推车”。

秋天推粮食、盖房推石头、赶集推年货……,反正,什么都能推。

记忆最深的,是母亲推我去串门儿,尤其是去姥姥家,我和弟弟一人坐一边,车子受力正好均匀。

母亲从早上推到中午,当肚子咕咕叫时,正好赶上吃姥姥蒸的枣花糕……

等夜色初降,母亲再推我们,迎着漫天星辰,回家……
林静的话
老人给孩子再多
总感觉还有亏欠
孩子给老人再少
都说是孝心一片

老人在时
“上有老”是一种表面的负担
老人没了
“亲不待”是一种本质的孤单

家乡
梦见的次数越来越多
回去的次数越来越少

时光易逝
犹有可追

现在开始
常回家看看

……

 


-END-

欢迎在文章下留言,分享您的感受



关注我们

期待您的加入,从今天开始与我们共同进步吧!

关注大美吴村,吴村周边有啥稀罕事儿都能先知道

小编微信?:15937333873

著作权属原创者所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若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右上角分享到



点下方阅读原文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