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豆浆机价格联盟

「海派味道」侬明早早饭切撒?豆腐浆油条来点伐?

览香2021-01-09 12:12:52


上海人对早餐,感觉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记得小时候每天早上的弄堂口,买早饭的地方交关热闹。


其实要讲上海人的早饭,有的好讲类,估计讲三天三夜都讲不完。


有人讲泡饭是上海最正宗的早饭。

男主人爬起来第一件事情烧泡饭,这个画面估计就和外国电影里面,起床煮咖啡的男主角一样,泡饭在烧的时候,把榨菜、咸蛋、腐乳分别放在几个小碟子里,泡饭烧好连着钢盅锅子一起端到台子上,一边端一边还说“跨滴来切,泡饭要涨开了”……做人家蛮做人家的,不过仪式感也是有的。


泡饭么,就这点花头,没什么好说的。

要么写写上海人的早饭吃什么,这个系列就叫“侬明早早饭切撒?



今天这篇就来讲讲上海的豆浆和油条!

上海方言里,豆浆其实叫作“豆腐浆”,与油条、粢饭、大饼,并称“四大金刚”。



老早上海人要上班的买早饭,简单点的排队买一副大饼油条一份豆浆,然后夹着,踏自行车去单位,这个场面倒是有点像现在的白领,上班时候排队买星巴克的感觉。



其实还有一味叫“老虎脚爪”的点心,我小时候老喜欢吃的,老虎脚爪微焦的碳香配上砂糖的甜香,忍不住得想要咬上一口,外脆里嫩,慢慢地嚼上一会儿,你会感觉到微微的甘甜,可不是一般添加剂可以调制出的!不过此物已是迷一样的东西了,估计90后都没有吃过(各几好了,暴露年龄了闹)。

老虎脚爪



好像豆腐浆和油条就像一对CP一样,永生永世在一道(估计大饼油条党要不服了),林俊杰不是还唱过嘛~

 “我知道你和我就像是豆腐浆帮油条 要一道吃下去米道才会是最好”

为啥我边写边唱,唱到后面唱成了苏北话了。。。



卖四大金刚的地方,一般会有二到三个大桶。油锅早上是煎油条和粢饭糕的,下午可能炸油凳子和年糕的;一个柏油桶,烘大饼;一个金属桶,装豆浆;还有一个木桶,装糯米,配一个粢饭师傅,替你捏粢饭团。



小时候,外婆早上会到灶片间的“架橱”内取出“钢盅锅子”,拿一根筷子,身上攥些零碎,带着我去买早饭。


回来的时候“钢盅锅子”里装了豆腐浆,一根筷子串了四五根油条。其实小时候的油条还是蛮苗条的,油条细煎得透,咬起来也比现在有劲道!


有时候起晚了,就变成吃早午饭,用现在的话就是“吃个Brunch”,外婆都会帮我盛好一碗泡饭,长长一根冷油条碗边一架。



大人么会在门口一边扒泡饭,一边噶三胡,问问西家里短,噶到浓时一般就是1小时以后了,回来之后,过一会就会听到“诶?无切早饭额碗呢?哎呀!落在宁噶窝里了!”


再后来,台湾的豆浆油条来了,我才晓得,原来油条可以是“胖的”,一根就能切饱。以前还有传闻油条那么胖,都是洗衣粉发的,这种阴影,笼罩了好几年,也不晓得是不是真的。



豆腐浆,我一直觉得现在的豆腐浆不好喝,现在的确切来说不是豆腐浆,是豆奶,毫无正确的“豆味”,真的! 


我觉得最好喝的豆腐浆,是以前用石磨磨出来的,然后放大锅慢慢烧出来的;而不是现在豆浆机打出来的豆浆;你要问我区别,如果用语言形容我可能无法说出具体额,我觉得石磨磨出来的豆腐浆喝起来即浓烈又清爽。



还有的人喜欢吃咸豆腐浆,我倒是一般……印象里豆腐浆,应该是放在碗里,烫烫的,喝的时候往里面放满满一勺白砂糖,然后一边吹一边喝的。


我觉得放了紫菜、酱油、味精、麻油和开洋的豆腐浆,想想也是蛮怪的,为什么不直接吃豆腐花呢!你看,所谓的甜味党、咸味党,以前就有了。

咸豆腐浆


现在大家吃了最多的应该就是某某眷村了吧。虽然味道、环境和包装都挺不错的,但这间店让我感觉最不好的地方是,他售卖着平民的食物,营造着怀旧的情怀,却给了一个过高的价格,平均吃一顿早饭要四五十……



也不是花不起这几十块钱,可毕竟只是豆浆油条啊!其实豆浆油条于我们而言,就是一大早匆匆忙忙间的温馨果腹而已,先不谈老早的味道,上海人讲起来,只要干净点,就可以了!为了吃到卫生简单,普通平民的老味道,这个时代,我们竟要付出如此高的情怀溢价!


看到这里,弄想好了明天早上吃什么了伐?要么留言告诉我,让我馋馋?


长按 给作者一份鼓励吧

猜你丨感兴趣


「海派味道」上海人排了十几年的队,只为吃那一口“鲜”

「海派味道」上海人排了十几年的队,只为吃那一口“甜”

「海派味道」饭堛头、饭米糁、饭滞与饭橾


览香文化

图书丨讲堂丨美食丨文化

咨询微信:luckrongj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