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豆浆机价格联盟

影儿‖村庄里的石磨

西狐文学2021-02-17 14:34:50

点击蓝字关注“西狐文学”

阅读心灵文章

精彩文章,欢迎转发


在岁月的洗礼后,往事的记忆有些模糊不清。虽然我忘记了儿时那个年代很多情景,但我依然会记起村庄里的石磨。如今提起石磨,对于很多年轻人已经是陌生遥远。其实,那个年代的石磨就相当于现在的豆浆机。石磨是圆形的石头凿刻而成的,分上下两盘,下盘固定不动,上下盘中心凿孔为轴,上盘靠近边缘的地方令凿有大小不等的两个孔,大的是进料孔,小的用来安装操作的手柄。磨豆浆时,将泡好的豆子加水,从进料口填入,转动手柄带动磨盘旋转,豆子就在两块磨盘之间被磨成豆浆,沿着底座的凹槽里流进事先准备好的盆里。

 

记得小时候,每逢过年过节就常常做豆腐,每次母亲磨豆浆我都是她的得力助手。那是一个寒风刺骨的寒冬腊月,大多数人家都在置备年货。当然做豆腐也是过年每家每户不可缺少的菜肴,那时村里只有三个磨,村子大约有四十几户人家,谁家要是想最早磨到豆浆,必须起早占有。那个时候天还没有亮,母亲点上蜡烛,早早地就起来了,烧上满满的一锅热水。因为天气太冷,磨盘之间冻得死死的需要用开水冲化。母亲带上烧好的一桶开水,再把泡好的豆子一起挑到石磨的地方。这个时候村庄呈现出一片寂静,偶尔间夹杂着风刮树干的声音,此时的东方才微微泛起鱼肚白。要是起来晚了根本就抢不到,那样的话磨豆腐一拖就得到二十七八以后。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勤劳苦干,父亲懒惰酗酒,夫妻俩经常吵吵闹闹。于是,在我的记忆里父母亲的吵架,就变成了家常便饭。一水桶的豆子大约两到三个小时才能磨完,那个时候我也就八九岁,经常是给母亲帮倒忙。小时候我特别怕冷,手脚容易生冻疮。由于我个太小,力气也小,只是辅助帮妈妈推磨。调皮的我,看到妈妈一边推磨一边往磨眼里放豆子,觉得特别好玩。于是,我也就胡乱地抓起一把豆子放进去,可是磨出的豆浆却粗糙不已,而且母亲入的豆子磨出的豆浆却又细又白。那时候我还不明白其中的奥秘,母亲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是她却懂得做人的大道理。母亲每次都细心地讲给我听,至今我依然记得母亲的谆谆教诲。

 

记得有一年冬天磨豆浆, 母亲再三叮嘱不让我碰磨身上的豆浆,我出于好奇,趁妈妈不注意我把手按着流豆浆的磨身划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指怎么触碰磨盘的缝隙里,顿时我的中指一阵撕心裂肺、钻心似地痛。母亲赶紧放下磨杆,抬起磨盘把我的手脂一把撤出来。顿时我的手指鲜血直流。然而,此刻的母亲并没有怪我,只是一个劲地告诉,无论做什么都不要马马虎虎,唯有认认真真才能做好一件事。母亲急忙把我带回家,用纱布给我包好。然后母亲回来自己继续磨浆,磨完之后母亲一个人挑回了家。

 

回到家后,母亲把磨好的豆浆掺入少许的水烧热,然后找来豆包布开始过渣子,一般三遍渣子就干净了,然后把过好的豆浆放入大锅里,在灶堂添上木柴旺火烧开,于是这样一锅香喷喷的豆浆就制成了。待豆浆稍微降温后,母亲找来卤水开始点豆浆,一会豆浆变成豆腐脑。那时母亲常常半开玩笑对我说那是自己变戏法变成的,我也是半信半疑。一切准备好后,母亲再找来父亲用荆条编成的笸箩,上面铺上豆腐包就可以滤掉多余的豆浆。十几分钟后,一块块豆腐变成了。此刻,我抬起头向远方望去,太阳才微微露出笑脸。

 

岁月悠悠,悠悠岁月,时过境迁。如今的石磨,已经变成旅游景点与农家院的稀奇东西。然而村庄里当年的石磨,却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是,我的回忆仍然在继续。留在记忆里唯有我被石磨伤了的指甲,却变成了永远的疤痕,还有母亲当年用石磨磨出的豆浆与豆腐,却仍然飘香在我的面前。



作者简介

影儿

河北承德人,喜欢夕阳下的影子,喜欢月光下浓缩的影子.....故笔名影儿。喜欢用文字记录下生活的点滴。作品散见微刊与各报刊。



 上月荐读文章  

柴薪‖民间乐器六篇

虞彩虹‖老郑家的豆腐摊

楚戈‖太阳跟我走

姚飞‖古韵十首

林隐君‖家风(外四首)

达达‖最后的麦穗(外两首)

江娇芬‖一根电话线的距离

神仙鱼‖写给同学们(外两首)

立青‖时光袅袅,静默眷恋

阿卡‖四合院


点击标题直达美文

洞察   品味  思考  感悟


征稿要求

散文、杂文、小说、诗歌…体裁不限,五千字以下。必须原创,必须首发,欢迎自带插图和配乐,我处刊后,一周后方可转投其它自媒体。


稿件请用word附件形式发至3557063986@qq.com,并注明姓名、笔名、微信号;稿酬通过微信发放,请加编辑微信xhzw007


月冠军评选

每月作品至下月15日下午3时止,按浏览量和转发数的前8名交由专家组评选,评出评出冠亚季军,奖金500、300、100元并颁发证书。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

关注西狐文学

品味心灵文章

微信公众号ID : xihuwenx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