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豆浆机价格联盟

9人1狗的故事:我震撼了

火炉瓜子茶2018-06-22 08:09:31



《古剑 军犬  野鸽》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故事,而且它的好是显而易见的,连我这种没啥基本文学素养的人都觉得好,看完之后不记录、不分享一下实在暴殄天物。


在此之前先介绍一下沈石溪先生的背景。沈石溪先生原名沈一鸣(私以为这个更好,一鸣惊人呵),1952年10月出生于上海,1968年于黄浦区九江中学初中毕业,1969年3月赴云南西双版纳插队,这一待就是35年。

20世纪七八十年代之交,沈先生以边防军人的身份出道文坛,是继50年代开国之初云南涌出一批受人瞩目的军旅作家之后,在新时期新一批有代表性的军旅作家之一。他的作品,摆脱不了时代的烙印,更带着深深的军旅烙印。

《古剑  军犬   野鸽》讲得是中缅边境“宛喊”哨所的故事。宛喊在中缅边境,离“金三角”不远,过了边境线就是大片的罂粟田,那里有个毒窝。故事发生在80年代,战争结束多年,太平已久,宛喊无战事。没有战事就没有立功机会,不能立功的兵不是好兵,大家都闲的蛋疼,恨不能端着枪冲进毒窝一通扫射,再缴获机关枪海洛因活捉几个毒贩回来评功。


这个哨所满打满算一共9人一犬,分别是:


班长易晓钟——也就是第一人称的“我”,副班长龙鹰虎,老兵钱寓南,苗贵林,苟贱银,纪宏才,宋红财,汪道友,储平山,还有一条已经退役的军犬洋妞。


班长易晓钟是当之无愧的男主,自有光环加身,枪林弹雨不死的那种,该有的优点有,凡人的缺点也不少:有担当有决断有情义,也有点虚荣和小九九,因为是第一人称所以内心活动极其丰富。


副班长龙鹰虎:瑶族人,高大健壮热血冲动,有情义。文工团来演出,团里的小姑娘觉得宛喊的战士太享福了不待见他们,也不愿意拿出擅长节目慰问他们,其中一个“菊花头”还说如果不是太享福他也不会养出一身腱子肉,气得他大中午站在太阳下面晒,一定要把自己晒瘦来证明自己没有享福。


老兵钱寓南:人称钱老兵,本来早该退伍了,却因为背负一身冤屈死活不愿意退伍,誓要血洗:钱老兵入伍不久就遇到中越边境要扫雷,据说是成千上万颗,非常危险,而素来连感冒发烧都少见的钱老兵却在出发的时候拉肚子,拉得人都要虚脱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没发挥作用的钱老兵“生病”得如此凑巧,难免遭到很多猜疑,日子并不好过。


苗贵林:地道农村娃儿,小农思想严重,除了战士职责就是钱最重要,最大的心愿是攒钱给老母亲买一台豆浆机,这样老母亲就不用自己磨豆浆那么辛苦了。为此愿意以100块钱的价格承包了宋红财的菜地,后被严厉批评。古剑也是他挖出来的,起初以为值点钱,迟迟不愿意交公,后来博物馆来信说不是古剑,哨所可以自行处置,他就对古剑弃如敝履了。


苟贱银:爱吹牛,最爱以“情圣”和自己是地道北京人自居,时常吹嘘自己同时谈了3个女朋友,都很粘人,不好选,还说自己的父亲是主席,好面儿。最喜欢做的事情是和写小说的汪道友交流他写的爱情故事后面的省略号。但其实~~~


纪宏才:年纪不大,有一定军事天赋,因为是哨所9人里学历最高的,好为人师,讲话文绉绉,因为高考3次都失败,就赌气立志:不相信只有大学才能出人才,军队也一样可以出人才。最大的愿望是考上军事院校,成为一代名将,万古流芳。

宋红财:入伍不足一年,上海人,父亲是第一代下海开餐馆的,但因为没有关系,总是被吃拿卡要,生意不好做,这才想把儿子送到军队,谋个出身,好耀武扬威,啊呸,光耀门楣。宋红财最大的愿望就是立个二等功,所以把手册上所有可以荣获“二等功”的条款都背熟了,就等着扬名一战了。入伍前半年表现良好,但半年后懒惰思想复发,不仅不愿意种自己的菜地包给战友,还经常以生病为由“压床板”,让班长恨在心头口难开。


汪道友:没别的毛病,爱好写作,雷打不动每周一篇军事短篇小说:每次都是一个小战士,不是被副班长刁难,就是被班长误解,战士心中委屈满腹不知如何抒发。但战争一旦打响,这个小战士就不计前嫌,不是拿自己单薄的身板堵枪口,就是用自己瘦弱的身体扑住地雷,然后牺牲了。所以他的小说总也不能发表,毕竟已经80年代快90年代了,仗早就不是那个打法,不需要战士以血肉之躯挡机枪炸药了。他的愿望是见识一场80年代的战斗,然后,没错,好写小说!


储平山:年纪最小,兵龄最短,细细弱弱。唯一不能算作毛病的毛病就是最爱谈自己的妈妈。他生病了班长给他掖个被窝,他就想到“以前我生病的时候,我妈妈也是这样给我掖被子,把我抱在怀里。。。”;看到一对野鸽想起妈妈小时候送给他的一只宠物小麻雀,看到鸽子不愿意离开自己窝里的蛋想起小时候在电影院自己不小心走失妈妈有多着急。。。简直是哨所里的“祥林嫂”,班长一听见他说“我妈妈”就像孙悟空听见了紧箍咒,头疼不已。

这样一群平凡人,背着战士的身份,过着定时定点波澜不惊的生活,然而这种被迫的宁静被三次打破:


第一次,文工团来慰问演出,嫌弃宛喊没有英雄、没有鲜血,就着刚刚从土里挖出来的一把锈迹斑斑不知来历的古剑他们编造了一个惨烈悲壮的故事,骗来了小姑娘们的眼泪和卖力演出。


第二次,汪道友受命要以挖出来的古剑为素材写一篇小说,但觉得自己一个人思路太窄,希望每人都讲一个与古剑相关的故事。这里就显出作者的高明来:百样水养百样人,这9个生长环境不同、性格不同、志向不同的人,讲了9个不同的故事,这9个故事人物不同,表达的感情也不同,与这9个讲述人性格命运相贴合,这正是我非常欣赏并佩服沈先生的地方。


第三次,上级接到消息可能有毒贩要越过边境,宛喊哨所奉命到117高地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踩点伏击,这种伏击他们已经执行多次,除了一身大包没有别的收获。


这次会不会遇到敌人呢?

~~~~~~~未完待续~~~~~~~



世界那么大,一双眼睛怎么够呢?

我的眼睛借给你,我们一起去看看!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哦!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