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豆浆机价格联盟

美艳小后妈竟然想用身体跟我换钱花……

6月小说网2020-05-22 16:00:15


空气中夹着淡淡的药水味,病房内一片寂静,代医生检查完,走到洛思御的身边摇摇头道:“请你节哀顺变,看样子他是不行了。”

待交代后,医生和几个医助便出去了。

“爸……”洛思御坐在床畔,轻唤了一句。

须臾,洛意林缓缓的睁开眼睛,虚弱的说:“看来我要不行了……”他看了一眼儿子,目光转向病房的另一个人。

“她来了吗?”

老管家颔首道:“正在赶来的路上,应该快到了。”

“思御,有一件事我要和你说……你听好了……”

“您说。”洛思御握住父亲的手,冷静的回答。

“我在外面娶了一个女人……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要负责照顾她……你要答应我。”

啥?女人。洛思御神情陡然一震!这老头子搞什么,老妈去世才几年,他就找了别的女人,还娶进门。

“思御,你要帮我好好照顾她……她是好女孩……而且她年纪尚小……”洛意林的脸上多了一些温和,看这表情哪是当年黑街教父。

“爸,我会照顾她的,你就不要多想了,好好休养,你不会有事……”

砰——

还没等洛思御说完话,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洛思御惊讶的看着门口的女孩。

“意林……”一个清脆的声音在病房响起,女孩穿着睡衣跑到病床前。

“溪溪……”洛意林脸上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你怎么了,怎么会出车祸呢,要不要紧……”夏溪溪皱着眉。

丫,这老头不会再这个时候死吧,他可是她的饲主呀,她的财神爷。

“溪溪,我可能不行了……要是我不在了,思御会照顾你的。”他的目光落在一旁的儿子的身上。

洛思御皱着眉头看着病床前的女孩,她就是老爸说的“女人”,他要照顾的“后妈”?他老爸也太邪了,找了一个娃娃,人家是老牛吃嫩草,他是吃幼苗。看那女孩一深粉色睡衣的装扮,散落的卷发,怎么看怎么像个稚齿,她——成年了吗?

夏溪溪转过头看着身后不发一言的男子,他是他的儿子?她的饲主要死了,她就归他照顾了。哇,这家伙看起来不怎么好骗。

她猛地回过头扑到洛意林的怀中,“呜呜……我不要你死,你死了我怎么办呀……呜呜……不要”你要死了,我到哪里骗吃骗喝……夏溪溪在心里感叹道,这世道好无情,这么好的饲主,怎么这么的短命。

“溪溪……”苍老的手抚上她的发丝,五官因为全身的疼痛扭成一团,但用眼中尽是笑意。

“思御,溪溪有了我的孩子,你要好好照顾她……”

啥?怀孕?溪溪水朦胧的眼睛看着他,心里不禁一惊。

洛意林无力的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容。

身后的洛思御神情霎时变得冷漠,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不自觉的握紧拳头。不知为何,体内的火山已大量喷出滚烫的岩浆,一张不寒而栗的俊容看不出任何表情,但身上散发气焰足以吞噬一切。

她居然怀了老爸的孩子,看着他们恩爱的样子,他是应该羡慕老爸命好吗?

“溪溪,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洛意林最后说完一句话,四肢一瘫,咽下最后一口气,平稳的闭上了眼睛。

“呜呜……”夏溪溪这时是真的哭了,她经历过太多的生死离别,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让她不已。虽然他和她是“那样”的关系,总是被人指指点点,可是他对她真的很好。她“骗吃骗喝”的日子总是过得很愉快,可是为什么好日子这么快就结束了。

呜呜~~~夏溪溪不停的苦哭着,差一点要喘不过气。

一旁的老管家扶过她,让她坐在椅子上休息。

“少爷,老爷的后世就交给我吧,您现带关小姐回家吧。”

洛思御看着抽泣的夏溪溪,他怎么也不相信她是老爸外面的女人。

夏溪溪忍不住吞吞口水,看着这间华丽丽的别墅,坐落于山顶独立而威严。没想到他的饲主那么有钱,她真是小看他了,以为就是一个暴发户老头子,没想到居然住这么好的别墅。夏溪溪不禁的笑了起来,呵呵,想到以后能住在这里真是幸福呀。

洛思御坐在夏溪溪的对面,抽着手中的雪茄看着她。从一进门,她就像刘姥姥逛大院一样,好奇的东瞧瞧西看看。

“你叫夏溪溪?”洛思御突然开口,捻灭手中的烟。

“恩。”夏溪溪看着对面的男人,真的想不到那老头子居然有一个这么帅的儿子。不过在帅,也没有她的“钞钞”帅。

“你——真的是我爸外面的女人。”他还是不能确定这女孩就是老爸外面的女人。

他知道社会开放,但不知道现在的女孩这么的随便。不过,老爸的口味真是奇怪,他居然对智齿娃娃感兴趣。

“什么外面的女人,我和你父亲的感情可是很纯情的。”厚!这个家伙说话还真难听呀,居然玷污她纯净的灵魂。

“纯情?”洛思御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他刚刚听到笑话了吗?

“怎样?你不信吗?”她撅着小嘴嘟囔着。

“信——”声音拉老常,他眼角瞟上她,“你的纯情不可避免和我父亲上床,怀了孩子?”

嘎?夏溪溪看着他,抚上自己的小腹,孩子,她怀了孩子。不对,不对——她怎么有孩子呢?她有没和他……

洛思御看着她变化多端的表情,不禁皱起了眉头,想着父亲在外面老来得子就不爽。他踱步走到柜子旁开启一个保险箱,拿出一袋东西。

“给你的。”洛思御“咚”的一声把一袋东西扔在桌子上。

“什么东西。”夏溪溪打开那袋定西,不禁呆住了,这这……

“你你……确定要给我。”

在看见他点点头后,夏溪溪差点晕了。想想他刚刚扔东西的动作真是太帅,他真是太慷慨了,他咋知道她的最爱呢?

“那个,这怎么好意思呢?轮辈分我应该是你的长辈,要是在以前,你应该叫我一声‘小妈’。呵呵,不过你不用叫了,你叫了我还点给你见面礼。可是,你……你给我这么多钱我怎么好意思收呢?”夏溪溪尽可能的忍住口水,说着就把那袋钱放在怀中,心里一直合计这里的数目是多少呢?

洛思御嘴角轻笑,完全看透她此时的样子。

“那里是一百万,都是给你的,还有明天我会给你买个房子,也会帮你请佣人照顾你。”他斜眼看着她,拿出一根雪茄点燃。“然后——你从这里滚出去。”

夏溪溪差点从沙发上摔下来,第一是因为他刚刚说了好漂亮,好感人的话,她差一点感动的要哭了。就在自己以为她的美梦要成真的时候,他居然泼了冷水。他要赶她走?这分明是打发她的意思。

“喂,你怎么可以这样,难道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孕在身吗?这里面说不定是你的弟弟或妹妹,你居然这么的对他们。”夏溪溪指控着,她要是出了这个屋子就什么都没有了,她才没那么笨呢?

“我会找佣人照顾你,给你一切你想要的,等你生完孩子后,在给你一笔钱,以后孩子就由我来照顾。”恩,这个办法不错。

什么?这简直越来越离谱了。夏溪溪咬咬唇,还没人敢欺负她的头上呢?

“你真的会给我一切我想要的?”

“恩?”洛思御吸口雪茄看着她。

“那好――”夏溪溪霍然站了起来。

“你答应了。”洛思御惊讶的看着她,她这么的好说话?

夏溪溪做到他的面前,伸手拿掉他的雪茄。

“以后不准你在吸不健康的东西,你可以不为自己着想,也要我和肚子里的宝宝着想。以后呢,我就住在这里了,你可以不叫我‘妈’,我也不乐见有你这么大的“儿子”。你父亲的遗言你要好好的遵守,无论是现在,还是我生完孩子,到孩子长大,你都要照顾我。知道这是什么吗?”夏溪溪的独家笑容送给他,见他蹙紧眉头,她笑灿灿的说:“这叫尊老爱幼。”她是“老”也是好“幼”,所以她欺负定他了。

夏溪溪不在理他,走到沙发上拿起她的‘抄抄’宝贝。

“这个你刚刚有说给我是吧,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不过下次的见面礼不用这么大了,我会不好意思的。”哦呵呵,夏溪溪掩着嘴,让自己尽量笑得不要太得意。

“今晚我先找个客房睡,明天你要给我找个房间呦,我没有什么要求了。就采光要好,独立卫生间,独立更衣室,独立……”话溪溪咬着手,应该没什么了吧。“就这么多吧,那我先回房了,孕妇要多休息的。”

话说溪溪不是走回房,是落慌而逃,因为她可以坑定,那男人的脸一定很包公。

咯吱——

洛思御握紧的拳头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他的脸铁青着,该死的女人,他有想杀死她的冲动。

梦境,睡睡醒醒。

总有不安的思绪侵扰着他,是最近太安静了吗?仇杀,枪击,什么都没有。他是过不惯“太平”日子吧。

头隐隐约约的作痛,有人侵扰他的睡意,虽然这种平静让他不安,可依然想睡个懒觉,然——

哐啷——一声,霎时洛思御从床上坐了起来。该死,难道有人闯了进来。他拿起枕边的枪,马上走下床。

厨房

夏溪溪把一颗一颗豆子放到豆浆机里,按下电钮,‘轰轰’的声音响起,夏溪溪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倏地,低沉而威严、充满命令意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双手举高”!

夏溪溪一僵,脸上的笑容凝固住,手中拿着的豆子摔落在地面,匡当一声巨响,在清晨里更显得突兀。

洛思御紧张的看着四周,费尽力气才让自己的放松下来。

“你在做什么?梦游吗?”该死的女人,不去睡觉在厨房做什么。

自从她“擅自主张”大摇大摆的住进他的房子,他已经很容忍了,一个星期的相处总算相安无事,他也抱着这样的信念过日子,必竟她是老爷子的“女人”。

听出是洛思御的声音她松了一口气,该死的臭男人,干嘛突如其来的吓了她一跳。“就算你生气我干扰到你的睡眠,也不用这样吓我”!她的小心脏呀,要吃多少速效救心丸才能补回来呀。

她转过身子,看见洛思御举着枪。

“OhmyGod!”她看到了什么,夏溪溪吞吞口水,他在拍动作片吗?她正想质问。瞬间她瞪大双眼只能喃喃的念着:“喔!天啊,天啊……”夏溪溪有些说不出话,只能双眼发直的瞪着他。

不对,更准确的说是,双眼发直的瞪着他光裸的胸膛。

她自任没什么比她的“抄抄”还美的了,可是她不但被人举着枪威胁,还看到一个赤裸裸的,绝对可以媲国际男模特儿体格?天啊,她居然有种晕晕的感觉。

“你不睡觉在干嘛?”洛思御顺手把枪枝插进裤腰里,有些好笑的看着她发呆的摸样。

夏溪溪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天啊!她不起针眼才怪。

“我在做豆浆,你要不要也喝些。”夏溪溪把一碗磨好的豆浆递到他的面前。

洛思御走进她,看着碗黄色的液体,她确定这能喝?

“抹布水?”

“什么?”夏溪溪不解的看着他。

“你的豆浆像抹布水,让人看了没食欲。”洛思御拿手指在里面搅来搅去,这是他见过最丑的豆浆。

“拿开你的肮爪,居然侮辱我的豆浆。”他拍打她的手。

天啊,这男人不但侮辱她的豆浆,还这么肆无忌惮的赤裸裸的站在她的面前。靠得太近,让她晕乎乎的,忍不住的,她的视线又往下溜,在他光裸、性感得令人发指的胸膛上打转。

洛思御有些发笑的看着她,她就像是害羞却又好奇的女孩,明知道不该去看,视线却偏偏离不开他的胸膛。

天!这真是不公平,他在考验她的意志吗?虽然她是他的“妈妈”,他也至于这样吧。

“你不喝就算了。”夏溪溪转过身子。呼~~深深吸了一口气。丫,搞什么,她干嘛要紧张。

“我不习惯有人打扰我睡觉,你要是想住在这里就要遵守我的规矩。”他看着她。

“你也说我们住在一起,凭什么我要配合你,如果要配合应该是互相的。我呢,就是有早起的习惯,还有,你不要什么都不穿在屋子里乱晃。”

“怎么,你不满意?你要不满意也可以如法炮制。”这小妮子的话还真多,每次都把他的话顶回去,老爷子就是看上她点了吗?

“谢谢你的建议,但是我可没有裸奔的习惯。”她才不会做那么没营养的事呢?

“如果我要裸奔就不会穿一条裤子了。”他好笑的看着她,不可否认她的反应很快。

“那就继续‘奔’吧,我要做豆浆了。”这可是她今天的超级任务,成败在此了。

洛思御看着她小小的身影包在白色的运动服下,平凡的装扮却难掩她的美丽。是的,有一点不可否认,她那洋娃娃脸的确很可爱,尤其笑起来的样子,不过尽管在可爱,她依然像个智齿。

“你多大了。”他靠在门边,一直挥绕不去的问题终于问出口了。

“真是没礼貌的孩子,怎么可以随便问‘妈妈’的年纪呢?”夏溪溪贼贼的笑。

她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长的很帅,还有点闷骚,喜欢穿底裤在屋子里“裸奔”。哈,这真绝了。

“是呀,有你这样的‘妈--’真是‘幸运’呀。”洛思御特意拉长了“妈”字。

“呵呵,你知道就好。”夏溪溪终于忙完手中的东西,转过身子看着他,“你睡醒了吗?”

此时夏溪溪露出独家笑容,笑灿灿的看着他。

后背一阵凉意,洛思御站直了身体,“没有,我现在就回房补觉,警告你不准在出声音。”语毕,他转身离开。

“喂,是你的房子隔音不好。”她撅着嘴,话语留给他的背影。

夏溪溪看着远走的背影,该死的“儿子”,你去睡觉了,那她的“生意”怎么办?

“三足帮”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黑社会帮派,尤其近几年,以迅速不及掩耳的速度发展着。已经不单单经营赌场,外围这些不入流的场所,老大的野心决不再此。然而在“三足帮”的总部依然保留着老掉牙的黑社会的风气。

而此时的“三足帮”却有着另一番景致。

一辆豪华的悍马停在“三足帮”的门前,夏溪溪依然穿着白色的运动服,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脸上笑灿灿的,不停的招呼着“可爱”的混黑小弟,“连蒙带骗”的“诱拐”小弟来买自己的豆浆。呵呵,真是近水楼台先得“钱”,有那么一个实力的“儿子”当靠山,做起小买卖真是都方便了。

“我……我也来一份。”黄毛小弟看着夏溪溪有些呆住,真是好漂亮的娃娃。

不知道这女孩和老大是什么关系呢?一早上,他就惊奇的看着老大的悍马车停在门口,他满汗颜,天要下红雨了么,老大这么早来这里。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来的居然是一个娃娃美女,打着老大的旗号在“三足帮”卖起豆浆,而且生意火得不得了。

“一百块。”夏溪溪伸出手。

吓!一百块,就一杯豆浆。黄毛小弟吞吞口水,有些心疼的掏出一百块,难道老大要破产了,要榨压他们的钱。

“那个……你和我们老大是什么关系。”黄毛小弟喝着豆浆站在夏溪溪身边。

“一百块。”夏溪溪把手伸到黄毛小第的面前,见黄毛小弟皱着眉头,她道:“一个问题一百块。”

嘎?黄毛小弟差一点呛到,他吞下豆浆,拿出一百块放在她的手中,谁叫他这么好奇呢。

“我是他‘妈’”夏溪溪豪不客气的说。

咳咳咳……这回黄毛小弟真的呛到了,MD,她耍他是不,这话怎么听起来都像在骂人。

“不要太激动。”夏溪溪拍拍他的肩,“你还想问什么尽管问,问多了我给你打八折。”

所谓生财有道,她夏溪溪自有一套。

她夏溪溪没什么大的爱好,就是喜欢钱,超喜欢的那种;夏溪溪没什么本事,就会骗人,骗死人不偿命的那种;夏溪溪没什么嗜好,就会惹祸,常常惹了一堆麻烦还不知道的所以然来。所以,她的脑子比别人转的快,鬼主意比别人多。当她在洛家住这几天时,便知道洛思御是黑街太子,手底下更是有百千个小弟,她的鬼主意就打到这上面来了。

当她准备狠狠的敲一笔黄毛小弟的时候,一个闷雷狮子吼突然想气,吓得所有的小弟都大打了一个哆嗦。

夏溪溪回过头,看着脸像包公的洛思御,他来的真是时候,还有最后一份豆浆可以留给他。

洛思御看着这个该死的女人,妈的,他的想掐死她。

“老大……你来了。”黄毛小弟似有感觉不妙,小跑过来。

“她……刚刚做了什么?”低沉的声音响起。

“她——来卖豆浆,老大是一位豆浆美女耶,说是你的亲戚……”黄毛小弟一时兴奋完全忘记老大的脸色。

“她说什么了?”该死的女人,她要乱说,他就杀了她,管她是谁。

“她说……”黄毛小弟支支吾吾的说着。

“说什么?”他已经没什么耐性了。

“说是你的……妈……妈……啊——”黄毛小弟鼻子一酸,脸眼都流出来了。他这是衰了,莫名其妙挨了一拳。

洛思御走到她的面前,带着怒气看着她:“你跟我来。”

哇!夏溪溪看着他,刚刚他那一拳太牛叉了,帅呆了。不过真是可怜那黄毛小弟了。

随着进入冷气超强的偌大办公室,夏溪溪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哇,这里是冰窖呀,你不能把冷气开小些吗?”夏溪溪找了一张沙发坐下。

洛思御不理会她的抱怨,坐在办公桌前,他此时恨不得一掌打死她。

“我的车是你偷的?”他横眉看着她,一早上他想开车上班,就发现自己的悍马车不见了,难到是小偷偷走了,不知哪个该死的毛贼这么胆大,他还在想该怎么惩罚那毛贼的是时候,就在“三足帮”的门口发现自己的爱车。

“什么偷呀,我就是借来开开,我们是自己人,开车不犯法吧。在说,我要卖豆浆当然需要车了。”

洛思御拧紧眉,似有疑惑的看着她。

“你开着我的悍马卖豆浆?”他是没过过好日子吗?开着几百万的豪华车子卖豆浆。

“‘汗马’?”夏溪溪不解的看着,原理那辆车是汗马呀。“真难听的名字,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车,你不是很有钱吗?为什么不换一辆好点的车,这样也对得起自己的劳动成果。”她盯着他,一个念头忽然浮上心头。

“不如我们去买车子,我可以帮你挑一个符合你身份的车子。”

铁青的看着她,她在说天方夜谭吗?说话就像说笑话,该死的女人,该死的老头子,他挑女人的眼光还真独特。

“谢谢你好意,不过我不会接受。你没经过我的同意擅自动我的车子,就是偷,我没报警已经对你开恩了。”

“什么?我们不是自己人嘛,开个车子还需要请示?”她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来到他的面前。“喏,这个给你,你应该没吃早餐吧!这个我请你,不收钱的。”夏溪溪很大方的把豆浆递到他的面前。

洛思御讶异地挑高眉稍,像是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他非常不给面子的说。

“厚,你怎么这样,我都说请你喝又不要你的钱,要是换别人我是要收钱的哎,这个可是一百块一杯呢?”白白浪费一百块他居然不领情。

“一百块?”洛思御的眉毛要横道太平洋了,这么难看的“抹布水”会有人买?

“恩,而且我告诉你,我的生意好得不的了,通通都卖光了,你的小弟真识货,不过多亏有你也样的大哥,我的生意才这么好的。”夏溪溪在心里得意的笑着。

“这么说,你是不是应该给我提成。”啐,该死的女人,竟打着他的旗号做起生意了。

“啊~”夏溪溪皱着眉头看着他,他不是想分一杯羹吧。

“这个……就算了,我是小本买卖,你看不上的。”

“这可不一定,所谓积少成多嘛”洛思御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的小九九还真精,一定在老爷子身上骗了不少吧。

臭男人,真的想分羹,没门,连窗子都没有。想她夏溪溪想出的生财之道是不能和别人分享的。

“你这‘孩子’,我‘大人’做的事,你不要参与,你不是很忙吗?这种小买卖你看不上的。”她一副很老成的口吻道。

洛思御一双深邃而灼热的黑眸盯着她,她的确很聪明,反应也很机智,最重要的面对一群混黑小弟她居然不怕,就连他早上举着枪都不怕,难道她……

“你干嘛要卖豆浆?”她是想借此混进‘三足帮’吗?

“我要赚钱呀。”

“我不给你钱了?”他蹙着眉头说。

“难道钱还会嫌多呀。”她转过身,靠在办公桌前,“我就是想赚千千的钱,越多越好,多到不能多……”夏溪溪背对着他,眉头微皱一下,又换上轻松的表情,“我最喜欢钱了,其实我应该叫关爱钱的,呵呵……”

单薄的背影对着洛思御,揣测着她的话。

“这也是你勾搭我父亲的原因。”

他的话让夏溪溪一震,她轻松的说,“是呀,这也是我‘勾搭’你父亲的原因……你信吗……”夏溪溪转过头,却对上一张脸……是一张英俊不得了的脸。

他干嘛突然靠近来,还底下头。

“为了钱不惜一切?”不知道为何,想到这个他就很不爽。

“是……的……”她的话语猛的被他含在口中……

她惊愕地瞪大了眼,脑中仿佛有个威力强大的炸弹突然炸开似的,让她的思绪轰然无法思考。

他……他……这男人竟然吻了她!OhmyGod,她的“儿子”吻了她……

毫无经验的她,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掠夺完全没有招架的能力,虽然她知道自己应该要推开他,却不知道为什么使不上力来,一双纤纤小手无力地抵在他的胸膛,看起来倒有几分欲拒还迎的模样。

他及不悦的讨厌听到这样的字眼,便想惩罚她……可柔软的唇似乎有种魔力,洛思御一边放肆地吻着她,一边暗暗惊讶于她那生涩笨拙的反应。

怪了,她的吻为何如此的生涩,难道她他和老爸……该死,霎时洛思御放开她,他居然忘了,她是老爸的女人,他的“小妈”,真该死。

“……抱……歉。”洛思御有些懊恼的说,他犯禁忌了。看着她脸微红的摸样,竟然有些刺眼,不可否认,她生涩笨拙滋味甜美极了。可是他一向讨厌轻浮的女人,尤其为了钱随便出卖自己的女人。看着她这副模样,他甚至以为她是故意的,或者这是她的圈套。

“算了,你不要放在心上了,我就当被……蚊子叮了。”其实她是想说被猪咬了,她笑灿灿的说,可是心里不停的咒骂他,该死的杀猪男,那是她的初吻耶。

“好了,我也要回家,看在‘乖儿子’努力工作的份上,晚上我做顿好吃的给你。”夏溪溪拍拍她的肩,“别忘了把豆浆喝了呦。”

夏溪溪挥挥手,把倩影留给他。

看着离去的夏溪溪,尽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要不是看在她怀孕的份上,他铁定会赶她走的。

他回过头看着桌子上的豆浆,才发现肚子早已传来咕咕的叫声。他鬼使神差的打开豆浆喝了一口,皱着眉头,“一百块?甜的‘抹布水’?”

五月黄梅天。

在不到20坪房的房间里,两个女孩躺在床上吃着冰。

“溪溪,这样做好吗?”谭小小咬着冰棒,歪着头看着好友。

她——谭小小,是夏溪溪这个世界唯一的朋友和亲人。一个不入流的小作家,妄想成为大神的日子。而此时,她却很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好友。

“怕什么,不用担心的。”夏溪溪毫不在意的说。一边吃着冰,一边看着自己最爱的“抄抄。

混吃混喝的日子就是爽呀,还可以有自己最爱的‘抄抄’,她真是最幸福的人了。

“可是你是骗别人怀孕哎,时间久了会穿帮的,到时候人家会告你诈骗,你还收了人家那么的多的钱。”小小不得不担心的看着她,她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同样她也很佩服她的胆量,竟然有胆子去骗人家的钱,虽然知道她这么做是为了自己,但是她不想看见她坐牢,更不想因为自己害了她。

“怕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以后的事情以后在说。”夏溪溪咯咯的笑着,吃完冰,她开始认真的数着她最爱的“抄抄”。

那个呆头男出手真的很大方,也许在留上一段时间,她的好日子就来了,她和小小就可以过幸福的日子了。

“溪溪,你自己一个住在那里可以吗?那个男人不会对你怎么样吧?”谭小小一脸关心的问着溪溪,虽然知道她的鬼主意多很,但毕竟和一个陌生男人住在一起。

她的话让夏溪溪一愣,突然想起几日前在办公室的那个吻,虽然当时她没说什么,他们也相安无事,他甚至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可是她知道自己绝对没那么冷静,回想那个吻,她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那个就是接吻吗?她从来没接过,原来唇与唇的接触是那样的好,那样的甜蜜。想到这,夏溪溪的脸一阵火热。

“小小,你接过吻吗?”夏溪溪突然看着好友,也许她会知道这其中奇特的感觉是什么。

“啊?”谭小小有些难为情的看着她,小嘴嘟囔着“没有。”

“那你的小说是怎么写出来的。”夏溪溪疑惑的看着她。

“这个……就是多看看,多想想,就有了。”谭小小有些无力的回答。

她看着天花板,其实像她这种没有“实战经历”的人,写出的东西是没有味道的,她也想好好找一个男生去谈恋爱,可是老天却不给她机会。

“溪溪,怎么样才能谈恋爱呢?”小小傻气的问。

夏溪溪看着她,丫,这妮子终于问一个“女人”的问题,她还以为她一直不会想这个问题呢。

想她和小小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虽然小小比她大一岁,可是却是她一直在照顾小小。因为小小从小身体就不好,而且她还有一个怪病,就是每天到了十一点她就会昏睡过去,任谁叫都不会醒来。最进她睡的时间越来越长,她真的怕她一睡不醒,她不能失去小小,她在也不要失去任何人了。所以她才去骗钱,虽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但却是她这辈子最重要的事。她,夏溪溪不能没有谭小小。

“小小,晚上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夏溪溪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嘴角带着一抹笑意,神秘兮兮的说。

谭小小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突然觉得后背一阵凉意,吹进自己的脖颈,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然升。

异国风的PUB

嘈杂的酒吧内人满人寰,动感节奏强的音乐响起。

夏溪溪和谭小小坐在吧台看着调酒师旋舞的小壶,耐心的等着调酒师的杰作。

“马格丽特,送给两位可爱的女士。”调酒师把两杯酒递到她们面前。

“谢谢。”夏溪溪笑着说,拿起酒品了一下,哇,真的不是盖的。“好好喝呀!”

“谢谢。”调酒师笑着说。

“溪溪,你干嘛要带我来这里。”谭小小推推小眼睛看着她。白天这丫头神秘兮兮的笑容她到现在还记得,这会儿不知道她又在搞什么鬼。

“小小,你不是问我怎么找男朋友吗?这里就是最好的地方,你看看周围不都是男人吗?你可以随便抓一个来试试看看。”夏溪溪咯咯的笑着,一口一口喝着酒。

“死丫头你在说什么胡话。”谭小小用手敲了一下她的头,“这种事怎么能开玩笑呢?”

“哎呦,有什么关系,你不是想谈恋爱吗?这是最简单的办法。”夏溪溪摸摸头,“你呀,整天呆在家里写你的小说,不和男人接触怎么能写出‘惊天地泣鬼神’的作品呢?”

夏溪溪在心里贼贼的笑着,心里谋略着另一个计划。

“可是……”谭小小看着她,她是想谈恋爱没错了,可是要她随便找个人,这个她有些做不到。更何况她四下看看,这里的男人真的不敢让她恭维。

“可是什么?就当为了你的大作着想,你也应该找个男人谈恋爱。”

嘻嘻,谭小小,轮聪明是绝对比不过夏溪溪的。

“我不要。”拒接的声音响起。

夏溪溪一点也不意外,这也在她想象的范围内,她要同意,那才奇怪呢?

“这样……”夏溪溪咬了一下红唇想了想,然后看着她“小小,你要不想谈爱恋也行,有一个办法也可以知道恋爱的感觉。”

谭小小狐疑的看着他,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什么办法?”

“你去找个男人接吻。”对,就是这个了,这就是夏溪溪的目的。

自从上次接吻的事情发生后,她弄不清楚心里那莫明的狂跳是什么,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所以为了弄清自己地思绪,她必须知道接吻是什么感觉,就必须找个人去做实验。她唯一能找到的人就是小小了,而且,她还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

“什么?”音调顿时提高,谭小小看着她,这丫头越说越离谱了,都不去谈恋爱,能接受接吻的提议吗?

“你不要这么惊讶嘛,我也为了你好,下次你在写小说的时候,就知道怎么写接吻了?”呵呵,她很得意的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谭小小看着她,不可否认,她每次写到接吻的情节都很苦恼,总是不知道从何下笔。而且每次写出来都没有感觉,这个她也很懊恼。谭小小拿起酒杯,一口饮尽。

哇!夏溪溪看着她,丫,她开始有反应了,不过反应过了点。

“小小,我可帮你物色一个对象,毕竟这是你初吻,应该找个像模像样的。”哎,想想她的初吻就可惜了,虽然他张的不赖,但要是自己亲自选的对象就更好了。

嗄?谭小小脸微红的看着她,她有说同意吗?

“小小,你在喝喝酒壮壮胆,我帮你看看周围有没有好的人选。”夏溪溪把自己的酒也递给她,开始四下找合适人选。

她已经很“坏”了,为了想弄清楚那是什么感觉,她不惜“利用”好友,为了“补偿”她,所以一定要找一个“极品”才可以。

夏溪溪努力寻找着,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一明身穿黑衣的男子,他正埋首看着手中的掌上电脑,周围站了两个保镖。那明男子浑身上下散发出捏人的气势,在黑夜中好像有着致命的吸引,就是他了。

“就是他了。”

“就是他了。”

夏溪溪和谭小小的声音一同响起。

话溪溪惊讶的看着他,天啊,才一会没看住她,她的脸居然红的像猴屁股,看着她和自己指着同一个男人。丫,这妮子的眼光也不赖呀,怪不得她们是好姐妹。

“我去了……”谭小小有些不稳的站了起来,怕怕她的肩,朝那个男人走去。

“丫……丫……”她的话还没交代完了,她猴急什么?

夏溪溪刚想抱怨,就看见小小走到黑衣男子面前,不知道她和他说了什么,就看见黑衣男子抬起头。哇,谭小小这回捡到到宝了,那男人简直帅呆了。她刚想赞美一番,却被突然的情景吓呆了,她睁大了双眼,口水流到衣襟……她确定自己看到的不是幻影……

经纬45度,在夏溪溪这个角度去看,谭小小像爬爬熊一样挂在那名男子的身上吻上他的唇。哦NO,不对,是“啃”着他的唇……小小的芳唇覆上他的嘴狠狠地吸、用力地吮……

天啊,什么时候谭小小学过真么高难度的接吻。夏溪溪吞吞口水,她看的是面红耳赤,把酒杯剩余的酒喝光,她的小心脏呀。

不出一会,谭小小红着一张脸来到夏溪溪的面前。

“溪溪……”谭小小小声的叫着她。

“怎么……”夏溪溪吞吞口水看着她。

“你不是很想知道接吻的感觉吗?”谭小小小翼翼说着,见溪溪点点头,抓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

myGod,夏溪溪可以感受有到她的心脏要从自己的手掌跳出来一样。

“溪溪,我的心脏是不坏了,它不停的跳,跳的好快,我要受不了了。”谭小小说这话的时候差点要哭了,她知道自己可能命不久矣,只是想在死前做点女孩子应该做的事,可是现在,她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一样,真是不直。

夏溪溪摸着她的心口,就是这个感觉了,上次洛思御吻她时候,她的心也跳得很快,原来每个人接吻都只这样的感觉。

“小小,你不会有事的。”她看着小小,看着她担心的样子,也让她产生了愧疚感。

“溪溪,我们回家吧。”谭小小总觉得有一个人的不目光在紧紧的盯着她。

“恩,好吧,也快十一点。”夏溪溪看看表,在不带她走一会她昏睡可不玩了。

就在他们转身神要离开的时候,俩个不怀好意的男人出现在她们面前。

“两个小妹妹一起玩玩呀。”其中一个男人以一脸令人作呕的垂涎馋相瞟着她,而另一个男人则狰狞的笑了起来。

丫,这是什么情况。夏溪溪拉着小小的手往后退了几步。难道这是传说的“调戏”。

“你们到底想干嘛?”夏溪溪警觉的问。

“只是想疼疼你而已,嘿嘿,别怕嘛!我们会很温柔保证让你爽死的”为首的男人狞笑着,邪银的目光不断的投射在她们身上,男子说着就向前来。

“站住——”夏溪溪伸出手,镇定的看着他们,她什么大场面没见多,会怕了他们。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是小美人,让哥哥来疼疼你吧。”

“我告诉你,我是黑街太子的人,你要是敢乱来小心我废了你。”还好,她有一个可以台上台面的“儿子”。

“哈哈……”猥亵的男子大笑起来,肆无忌惮的笑着,“黑街太子?你是她什么人?女儿吗?”

夏溪溪瞪着他,她看起来有那么菜吗?不是妹妹居然是女儿。

“我告诉你,我是她的女人。”夏溪溪掐着腰说:“识相的就给姑奶奶离开。”丫的,这么看扁她。她拉起小小一副要离开的样子,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就在夏溪溪打算和谭小小要离去的时候,一名男子的手突然袭上溪溪,溪溪一个闪躲,将皮包砸向他,一记狠踢正中他的下怀,一个完美的过肩摔狠狠将他摔在地上。想吃她夏溪溪的豆腐还差点。

“你这臭娘儿们!”另一个男子气急的骂着,冲着她们就扑过来。

“小小,我们快跑。”MD,她的过肩摔对付一个人还可以,在来一次可没力气了。

火速的拉着谭小小就往外跑,她就知道人不能做坏事,骗小小去接吻,结果惹了一身“骚”。

“啊!”

蓦然间,夏溪溪撞进一人的怀中,惧意一下子充满了她。妈妈咪呀,他们不会还有同党吧。她急促后退一步,为了使出自己的“独家武功”,她把小小推到一边。想也不想的一个手刀劈向对方,可惜却被对方巧妙的避开,夏溪溪没做多想,一抬腿、一出拳招招带着很劲。天啊,今天她真太帅了,不过她也遇到强敌了。但她不能被抓住,还有小小,她们一定要逃,一定!

“是我,住手”!洛思御边闪避边对她叫道,然而她却恍若未闻。

该死女人,她还真是麻烦,居然跑到这来惹祸。他刚刚和几个帮派头头谈完事,正要回家,就看见这小妞在喝酒。该死,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有孕在身吗?虽然他不喜欢她,但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他忍了。毕竟她肚中的骨肉和自己有着“血缘关系“。

更可恨的事,她居然还用过肩摔。在不可否认她完美的过肩摔时,可看出她精明的一面,真是聪明的小妞。

他刚想上前“赞扬”一番她,没想到她却意外的出手攻击他,他轻巧的避开她每一次的攻击,眉头却皱成了一团。

“是我,洛思御。”他握住她挥向他的拳头,顺势将她双手困在她身后,朝她大叫。

“洛思御。”夏溪溪眼神迷乱的看向他。

“对,你的‘男人’,我的‘小妈’。”他眼中有些讽刺。

刚刚他有听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她居然“大言不惭”的说他是她的男人,何时他“儿子”的身份变成她的“情人”了。

夏溪溪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看了他半晌,紧绷的心终于稍稍松弛了下来,眼睛里眨着泪。

“他们欺负我,你要帮我报仇。”夏溪溪像看见救星一样拽着他的胳膊。

“你的功夫很好。”就算他不出现帮也没事吧。

夏溪溪瞪着他,不敢相信他话里的意思,“你的意思是你刚刚都看到了。”

洛思御沉默的看着她。

该死的的臭男人,杀猪男,夏溪溪在心里骂着她。看见她被调戏居然无动于衷,越想越气,越想越可恨,怒气的小脸看着他……

“啊……”该死的女人,洛思御抱着脚蹦了一下,她居然踩他的脚,而且还那么用力。天杀的女人。

哼,这就是给你的惩罚,让你见死不救。夏溪溪在心里感叹着。

对面的猥亵男看着这情节,十分不悦,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

“哪里来野男人,敢和老子抢女人,这小妞我上定了,快滚……嗷……”还没等男子说完话,他就被一脚踢飞了。

洛思御黑着一张脸把男子踢飞,估计他要躺上半个月了。那男子的口出狂言让他极为不悦,身为“儿子”他理应保护“小妈”的安全。

“哇~~真是绝妙的飞踢。”话溪溪拍着手说,根本没注意他眼中还有着努气。

“夏溪溪。”洛思御咬牙切齿的说:“现在马上和我回家。”

该死的女人,回家在和她一笔一笔的算账。

他不由分说的拉起夏溪溪就往外走。

“喂,我还不能走了,我还有一个朋友……”被他拉着的手很疼,她顾不上那么多,四下看着小小,在发现小小的时候,她正昏昏沉沉的站着。

“小小……快做计程车回家……”呜呜,该死的臭男人,一直拉着她的手往外走,她根本抵不过他的力气。她担心的看着小小,越来越远,直到他们走出PUB……

谭小小昏昏沉沉走着,走起路来直打晃,一定是刚刚喝多了。溪溪那丫头在哪,刚刚明明有听到她声音……

“你胆子很大。”一个低沉威严的声音在谭小小身后响起。

谭小小慢慢的转过身子,眼神有些朦胧的看着他,她扶了扶眼睛,但依然看不清楚,难道她的近视又加重了。

“嗨……”谭小小抬起手本想打声招呼,然,脚一软,顿时昏了过去。

坚硬的臂膀瞬间接住她柔软的身体,黑衣男子猛的横抱起来她。看着她昏睡在自己的臂弯里,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

洛思御眯着眼睛看着坐在离他老远的夏溪溪,不动声色的喝着酒,她坐那么远干什么?怕他打她吗?

“放心,我不会打女人的。”他口气生硬。

她真是一个该死的女人,就会到处的惹麻烦。想到她刚刚在酒吧又是喝酒,又是被人调戏,甚至还出手打人,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她哪里像个女人的样子。不过,她到底有多少面,可爱、大胆、率直、纯真……他老爸究竟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她不漂亮,身材不过惹火,就是有些小聪明,臭毛病还一大堆……

“喂,你不要这么盯着我看,怪吓人的。”夏溪溪抱怨的说。

都是他害自己变成不仁不义的人,丢下小小一个人,也不知道那丫头怎么样了。

“你也有怕的事?”洛思御灌了一口酒,不确定的看着她。

“我怎么不能有怕的事……”夏溪溪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今天她疯了一天,又做了那么多的运动,都要累死她了。

“我以为你胆大的什么事都不怕,你刚刚在酒吧不是很厉害。”想到刚刚在酒吧她绝美的过肩摔,他也忍不住要赞美一下。

“真的吗?”难得听到他的赞美,夏溪溪笑了一下。她的过肩摔可是很辛苦才学来的。为了她和小小的安全,为了顺利的“骗钱”,她必须学会保护自己。

“你就不怕闪了你的腰,别忘了你现在还有孕在身。”他灌了一口就看着着,有些讽刺的说。

“你放心好了,我会有分寸的。你要没什么是事我就回房睡觉了。”夏溪溪摆摆手,在他面前走过,她可不想在和他废话了。她现在又困又累,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你等等,我还没说完话。”从来没有人敢把他的话不放在眼里。

“很晚了,有什么话明天在说吧。”她又不是小孩子,干嘛听他说教。

“你……”洛思御恨不得掐死他。夏溪溪看着他暴青筋,一副要杀人的样,不禁吞吞口水。

“好吧,你想说什么等我洗完澡再说。”她都要臭死了。

夏溪溪绕过他打算回房间洗个澡,她可不想变成臭女孩。可是身后的臭男人就这样一直跟着她,她站浴室门口瞪着他。

“你不打算要和我一洗吧,我的‘乖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