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豆浆机价格联盟

上海记忆(二):清晨来到树下喝豆浆

萌萌兔文化传播2021-01-11 11:29:51

读书的时候,每一个早晨都是豆浆味的。
窗户还没推开的时候,豆浆的香味就会伴着晶莹剔透的晨光一同洒进卧室。一丝丝豆子的香气,一丝丝甜味。
 
那时候的楼下是一棵茂盛的法国梧桐,满满的异国情调。
弄堂口摆着两三张方桌,几条板凳,老板娘只卖四样东西,豆浆、包子、油条和烧麦,一年四季均是如此,到了法国梧桐红透的季节,就会有五爪的叶子落在桌椅上。
刚上初中时他天天迟到,点了豆浆就只抄起搪瓷杯喝两口,风风火火地就往学校的方向赶。
看他常常赶不及的样子,老板娘就提前先给他晾好一杯豆浆,加两勺糖拌匀,免得他烫了舌头。再用塑料袋装两个烧麦,让他在路上吃。

他上高中的时候,父母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忙,每天到那颗梧桐树下喝豆浆已经成了习惯。
老板娘有了豆浆机,不再用传统石磨做豆浆。但他经常会说,还是传统石磨磨出来的豆浆最好喝。慢慢地推着手柄,将黄豆一颗颗研磨成奶白色的豆浆,悠悠地,把岁月的温柔都碾进了那一个小小的木桶里,绵长的口感里,都是无言的温情。

他上大学的时候,梧桐树下已经空了,老板娘在对街租了个小店面,还是卖豆浆包子。豆浆用圆形的塑料杯装好,封一层带印花的塑料皮。
 
塑料皮上是一棵绿油油的树,上边还印着“上海X阿姨豆浆”,放假回家的时候,他捧着一杯豆浆,看着那颗陪伴了他们好多年的梧桐树。
老板娘说,这个塑料封口还是特地定做的,就是照着那棵梧桐树做的。
他笑,阿姨,这法国梧桐是黄色的,你这树是绿色的。
老板娘盯着豆浆看了半天,敲敲脑袋:“绿的才好看。人家小时候都是去树底下背书,就你每天来树底下喝豆浆。一转眼,你都长这么大了。”


他成家立业也真是一转眼的事情,街道整改之后,早点摊子全都搬走了,弄堂口只留下那一棵法国梧桐,随着季节茂盛凋零,只是看起来有些萧瑟。

有天早上被一缕晨光叫醒,他伫立在窗边,望着梧桐树,思绪渐渐地回到了多年以前。忽然很想念,那一杯温热的豆浆,陪伴着他走进中学,走进大学,又走出校园。在青春这趟旅途中,无论他走得多远,每当他辛苦的时候,总有这一杯融进了期许的豆浆,在他伸手就能够得着的地方,温暖着他。


END
上海萌萌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我们哦!